顽艳

敝姓炎,单名泱。



来世还生种花家。

【双羊唐】凶年(十三)

平平一语,看似波澜不兴,落在心头却仿如春风化雨,浸润无声。

唐数九定定望着他。


无为而无不为,是谢开的自在逍遥。

有所为而有所不为,是他的不灭天道。

想去做于是就去做了,想坚持于是就坚持下来了,有些事情其实就是这么简单。


谢开低声驱马向前,唐数九紧随其后。他望着前面人挺直的背脊,心头是熟悉的悸动。

他也曾想过,谢开这样的人应当身在浩气盟,身负三尺冰雪,凡尘纤毫不沾,良善而通透,是泽中莲,天边月,让人愿意永远遥遥望着他。

可现在他又觉得,谢开确实是应该在恶人谷的,是要在恶人谷的。

泽中莲根植于泥淖,天边月常有阴晴圆缺。可谢开不是这样的,他始终温...

臭美一会俩鹅子。
晚点删。

【双羊唐】凶年(十二)

自在逍遥。


唐数九一路上从心里默念这个词。那夜李啖冰的话他并没能完全意会,赶路时他也有意无意地看向谢开企图从他身上发现什么端倪,却始终不得要领。

他从来没觉得谢开会有这样鲜明强烈的情感。他宁可相信李啖冰那妖道是为了逍遥自在不受拘束才入了恶人为其效力,却始终无法把谢开和那样的恣意妄为联系起来。


可是,除了这个,又能是因为什么呢?


拔除马嵬驿的狼牙大营后,唐殷枫带领队伍继续行进。唐殷枫此人办事极其注重效率,雷厉风行,唐数九之前在浩气时做到个七曜总判,正是上有领头若干下带崽子无数的扛活位置,即便饱经历练现在跟到唐殷枫的队里却还是感到一种久违的压迫感。

行程安排的太紧张了。...

【双羊唐】凶年(十一)

三日后唐殷枫带队率先出谷,唐数九骑马跟在谢开马后,走过三生路时回头望了望那片涸泽焦土。

此一去愿不再有回返之日。

 

出了恶人谷是昆仑地界,总归还是恶人的地盘,倒是无甚大碍。然过了长乐坊便要入马嵬驿,大量狼牙余孽未消,还有一处狼牙大营临近本地南河村,清缴起来难度不可谓不大。

唐殷枫并不在意当地村民死活,谢开却不愿贸然出击危及百姓。李啖冰两相权衡之下在扶风郡内同唐殷枫商讨了半夜,算是敲定一个主意。

 

次日,李啖冰与谢开带了一支二十人小队轻装简行摸进南河村。唐数九自然随同他们两个一起行动,依照李啖冰指示挨家挨户把留驻村民集中在一起,向他们说明来意。

扶风郡地处马...

【双羊唐】凶年(十)

四目相对,那恶人唐门眉峰一挑,“本座没有见过你,新来的?还是来找事的?”

 

 

此人身着一身暗红新制唐门衣装,领边鸦羽微赭,手边按着一把带煞碎屏,绛色幽光缭绕其上。

飞眉入鬓,丹凤长目,直鼻如削,薄唇含刃。

洗不去的一身血恶,化作眉睫间尽染的红煞,和额心一枚七裂赤枫*。

 

这张脸恐怕无人不知。

恶人谷极道魔尊,枫湖寨主,唐殷枫。

 

唐数九脑中一片空白。唐殷枫常年驻守枫华谷,怎么会突然被调回凛风堡?

那把带煞碎屏在唐殷枫手下微微挪了挪,弩口正对唐数九,而弩的主人却依旧半靠在椅中,眉心的枫印血也似的红。

 

实力天差...

【双羊唐】凶年(九)

谢开姗姗而来时唐数九正想着方才穆玄英说的话,一抬头见他清正端方一张面孔有点诧异地望着自己,一时心绪乱了几分,慌张别开视线。

谢开是十分惊讶的:“你怎么在这?”


唐数九一僵。他总不能同谢开说自己是想来重归浩气怀抱的——虽然这并没什么不对。


“还不是你一请不来二请不来,手下找到家里去把小唐烦出来寻你了。”李啖冰笑道,“进去吧,你不来我都不愿去听。”


谢开欲言又止,朝唐数九看了一眼,似是有点犹豫:“你……穆少盟主在里面,你要不要……?”


唐数九下意识摇了摇头,“不了,我怎么有脸面。”

说完又不禁想扇自己一耳光...

【双羊唐】凶年(八)

唐数九宿醉醒来头痛欲裂。他在浩气时洁身自好并未有过借酒浇愁之举,又哪里知道杯中之物解了一时烦忧后会让人这样难过。

门外有人匆匆跑进院子,是来找谢开的低阶恶人。听那边敲门许久未果,唐数九不堪其扰推窗道:“他许是出门办事去了,并不在家。”


那恶人有些犹豫,他并不知唐数九是恶人抓来的浩退中俘虏,只看眼前唐门弟子与拂霜真君同住一院之内,可见关系密切,“那……劳烦这位唐兄弟待真君回来后告知他,少谷主召集魔王以上阶位头领于烈风集内厅议事。”


那人说完要走,唐数九叫住他:“留步!”他打开门走出去,“少……穆玄英可还在恶人谷中?”


“...

【唐中心】出匣(下)

随着唐之兰给斩逆堂一众高阶都换上了新制的螭首千机,别院之中也有人坐不住了。唐之鹦溜去内堡试用过一次唐之兰的新弩,简直爱不释手,回来天天缠着梁思要更换兵甲。梁思无奈,只得也去密房订制了四把,分别发放给了唐之鹦、唐六蝠、唐厉鸮和唐清鱼。


唐之鹦要来了弩才想起他们别院本是不及斩逆堂阔绰的,尤其是老夫人对唐傲骨之前一事还颇有微词,傲骨先生如今也没法批出更多资金供暗影运转,基本全靠梁思一手打理用不断的任务获取佣金酬劳,完成整个组织的日常运行与开销,时不时还要从自己的金库往里贴点。

四把螭首千机是笔不小的出账,不知梁思要往里搭多少家用。


唐之鹦拿了弩又觉得愧疚,跑去抱...

【唐中心】出匣(上)

【唐中心】出匣

 

 

BY:泱

TO:水  @星叶纪事 

 

*上篇双唐-松+兰,下篇唐明-表少爷x大橘

*脑洞来自跟上面那个女人讨论100大cw和新副本梅花武器→w→

*以下提及所有武器仅有外形之别,无心法之分,默认双修

 

 

 

 

门敞着,唐醒松象征性地敲了两下,唐之兰抬眼看他:“请假的时候不见你跟我这么客气呢?”

 

唐醒松笑笑,进来把自己的牌挂上,“芝儿没给你添什么麻烦吧?”

 

“挺好,比他爹懂事得多,昨夜看我通宵达旦地排班,...

【双羊唐】凶年(七)

(我真的没法了,我用各种姿势在河蟹测试器里翻滚,度受的最高一档我都试过了,撸否还是不让我发,说有敏——感词汇,我一直以为度受是最易敏体质,对不起。度度你松了(?


正文走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307712128206366


纯促膝长谈,我真的不知道哪里戳中了撸否啊QAQ发了个头条文章,没怎么用过这个东西不知道体验如何,如果有什么必须关注才能看的条件不要关注!记得告诉我我再去调,我自己看目前是没有的:3

还可以玩一下大家来找茬==看看到底是哪个词让撸否这么兴奋or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