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艳

敝姓炎,单名泱。



来世还生种花家。

【双羊唐】凶年(一)

(电脑打不开撸否主页,就挪到手机发了,排版不知道会变成什么傻样orz不过这个极圈cp应该也不会有什么人看,存文自娱自乐❅)

【双羊唐】凶年

BY:泱

*双羊唐,3P预警!是[剑纯+气纯]x炮,文中剑气两只咩没有cp关系
*炮哥叫唐数(shuò)九,数九寒天

谢开正自阖目在碑前打坐冥思,有脚步声由远而近,至身畔落定。
他听那道冠上坠穗与赤霄剑鞘轻撞,知来人心情尚佳,便只等他开口。

“我从烈风集转悠了一大圈找不见你,寻思着你得在这儿。”

谢开睁眼淡淡瞥过去。李啖冰负手立在那,面上带着点笑模样,意有所图似的,仿佛在等他问找他做什么。
但他知就算他此刻不言一字,李啖冰照样会顾自说下...

【双唐】无情物(下)

(我艹艸芔茻想发新更不小心把无情物的最后一篇给删了orz撸否这什么垃圾吊东西!!!!我透啊TAT)

8.

前些日子兴起了一阵随身携带小宠的风潮。唐岁迁是千金一掷惯了的,看着什么新鲜都愿意养两天玩玩,曾豢养了三只不同花色的狗崽子,没事了就遛出来玩玩,忙了顾不上便留在堡里让家人照看。
唐倾绛其实也有过一只狗崽子,但是思前想后还是将之转手给了旁人,自己又养了只雪白的雕。

唐倾绛其实也是不常穿本门制服的,他虽是个唐门弟子却偏爱浅色衣裳,荼白鹅黄,带一把碎屏沉星,整个人似都笼在一层浅金的流光中。他养的白雕平日落在他肩上,便和他这一身极为相配。
他给这雕儿起名叫岁迁,只自己偷偷地叫,叫一声便像是占得了...

【双唐】无情物(中)

4.


唐倾绛望着唐岁迁,唐岁迁仍是一副淡淡的无可无不可的样子,看楼下的翩跹曼舞。

鸨母上了台子,笑容满面地领着姑娘公子们供楼中恩客挑选。唐岁迁忽地笑了,轻声道:“绛,要玩么?”


“啊?”

唐倾绛愣住。他不知道怎么“玩”,也没“玩”过。唐岁迁玩味的眼神转过来,他就稀里糊涂地一口应了下去:“好啊。”


他木楞着起身,就要下去挑姑娘。唐岁迁大笑,拽着他的袖子把他拉的跌回软座里,“让你去挑你还真的去挑,那多没意思。”


唐倾绛脸上发烧,语气却是不服的,他觉得唐岁迁轻看了他,“那什么才是有意思?不如你先下去挑一个,然后我把你挑了,如...

【双唐】无情物(上)

【双唐】无情物


BY:泱


*满足自我的产物

*实话说是有原型的,含直播梗,圈地自萌,切勿代入/打扰蒸煮,切勿切勿!!(高亮

*认出不说破,讨论私戳

*zqsg只是一瞬间的事,过了那一刻就清醒了。我们都知道其实啥也么得

*很久没有写过这么啰嗦的星标了,搞cp使人精神错乱

*我自重(。


1.


唐窃星从丐帮风尘仆仆赶回来,累得话也不想多说一句,只想回屋里蒙上被子倒头睡一觉。


他一推门进去,“吓!”一脚又跳出门槛,抚胸道:“干嘛呢你,大白天...

【丐唐(黑童)】去日多

【丐唐】去日多


BY:泱


*《八苦》开的有奖竞猜,冰冰 @冫水 的点文:纵欲过度丐鲸的小甜饼w

*就纵欲过度丐鲸……应该只有那一对了:3第一次写请多包涵QAQ

*圈地自萌,切勿代入/打扰蒸煮,切勿切勿!!(高亮

*灵感来自于b站杯前练习赛直播,大丐鲸和小丐鲸友好对练=w=


唐话与唐窃星约好,租下青竹书院半日作演武场,用过午饭后便各自拖家带口过来,为几日后的名剑大会做对练准备。


尹南桥坐在月洞门内的亭子里,拿细布擦拭了一番打狗棒杖头,听...

谢相逢——碎碎念式书评(炎泱唐门系列)

一觉醒来就发现了这篇长长长评,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心里的感触。

我一直非常清楚自己有几斤几两,也从不会称自己为“写手”。正因这是我的专业,我更加羞于去承认,在写作方面我有太多的欠缺和不足。
这样的我却能得到这么美好的反馈,让我发自肺腑的羞愧,却又无法克制自己内心的喜悦。

说实话我一直觉得比起我写的东西,更好的是愿意看它们的你们。我有最温柔最细腻的读者朋友,从不吝啬向我分享自己的感受,贴心地从我贫瘠的文字和蹩脚的故事里挑出合意的部分告诉我,让我总能感受到是被喜爱着的。
可是好的那个从来不是我啊,如此温柔又如此慷慨的你们才是最好的。
总是鼓励着我继续前行。

我从一六年开始玩剑三,入坑两年多一直并将...

【苍唐】苍苍(外·上)

17.(外上)


事实证明,喝醉酒的情况下,人的情绪最好不要有太大的波动。

我本来晚饭时就喝得烂醉,虽然吐出来一部分又哭了一通,可这并不足以让我从酩酊之中立刻恢复正常;实际上,薛铮这封来自千百年前的情书把我彻底打垮了,我哭得像条痛失所爱的狗,整个脑袋被酒精和悲伤糊成一团。

肢体也是。


我从路灯底下踉踉跄跄地离开,边哭边晃;宿舍前面有条水沟,我连滚带爬地往桥上走,一时没有留意踩上了路面结的冰,从桥栏边跌了下去。

水沟里水是没多少了,而且冻得结结实实。其实单单摔下去也没什么,顶多肉痛,但可能也是流年不利,我是后脑勺着的地,更不巧的是还撞上了一角支棱起来的石块...

【唐中心】人生八苦(四·END)

[求不得]唐之兰,唐醒松


唐醒松推门进屋时,唐之兰正坐在榻桌后面专心致志地摆弄机关。他走过去,发现桌上有一堆散落的铜片螺母木楔子之类的零碎,唐之兰手里的是一个已经初具形状的千机变连弩——比实物缩小了十几倍的模型。

这种小物件每个唐门弟子都十分熟稔,往往在机关术课开始不多久,师父便会教着做这个;唐醒松打小受作为密房精锐机师的父母熏陶,五六岁时便能造出来。


“啪”的一声,一枚铜片从机括处弹开,掉到榻桌下面。唐之兰心平气和地屈起腿,弯身探到桌下找到它,伸出手去够——

——义手还是不太灵活。


突然温习少时的机关作业自然不是想要追...

【唐中心】人生八苦(三)

[爱别离]薛铮X唐小军


唐门来的人到帐外时,薛铮正在收拾唐钧的东西。

人在军中,做起事来就总要一板一眼些,即便是整理家私也不例外。包袱皮平平展开,一丝褶皱也无,上面反放着独当一面,面具凹下去的圆弧里,搁着两支细颈瓷瓶,是唐钧之前配下的用来淬暴梨针的毒,还没用尽。


他来雁门关一年半多,末了收拾出来竟只有这么点东西。


其实应当还有弩、机关箭矢、制服配饰之类的物什,若是都打进包里,想来看着能更像那么回事些,恰如当时唐钧背着个随身行囊千里迢迢从蜀中赶来雁北一般;只是那些东西后来就都随着带在身上,如今人尸骨无存,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