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艳

敝姓炎,单名泱。



来世还生种花家。

我不做人了,某丐唐太野了,服气!
丐唐好啊,好就好在他纵。。。

发个小疯一会就删o<——<

【唐中心】人生八苦(二)

[病]唐之兰,唐之鹦

 

 

唐之鹦任务逾期三日未归,唐六蝠在别院坐立难安,夜间正辗转不眠时忽闻院中响动,匆忙起身查看,只见唐之鹦跌跌撞撞破门而入,身上尚有斑斑血迹。

唐六蝠大骇,扶了他坐下检查伤口。奇的是唐之鹦身上并未见大伤。

 

“怎么回事?”唐六蝠半跪在他身前低声问,“鹦?”

 

“雇主身边有人反水,走漏了消息。”唐之鹦神情有些恍惚,“我任务完成后回去取回执,发现雇主死在秘密下榻的驿馆,便知事情不妙,再想走已来不及了。”

 

“那你是怎么脱身的?身上这许多血是?”唐六蝠急急问道。

 

“那雇主死前大约听到...

【唐中心】人生八苦(一)

(《苍苍》外篇我记得的,放一放再写!最近没时间只能安排点零碎的段子orz)


【唐中心】人生八苦


BY:泱


*片段x8,全是写过的cp =v=


[生]唐清莺-唐獾,唐若檎-唐崇芝


唐獾出生时,别院里一片人仰马翻。


唐猬修了一辈子沉稳的暗卫道,泰山崩于前而不改颜色,可到了自家夫人临盆关头,整个人慌成一条脱水白鱼,若不是梁思与唐厉鸮拉着,只怕要撞死在产房外。

唐清莺孕期受了些波折,加之修行《静心诀》给身子造成了不...

【苍唐】苍苍(下)

(建议点开bgm一起食用❤  https://music.163.com/#/song?id=511569931&userid=1302286918&from=message


8.


天气越来越冷,快要过年了。现代的春节已经越来越没有年味儿,无非就是一个让大家名正言顺歇班养膘的长假期而已。然而大唐人民对“过年”要比现代人重视的多,也许是战事平息了的缘故,听说营里很多将士都得到了久违的休假,可以带上薛铮发放给他们的军资衣锦还乡跟家人团聚一下。

也有一大部分人是不走的,薛铮告诉我,很多兄弟已经没有家了,苍云堡...

【苍唐】苍苍(中)

5.


我道歉。对不起,我错了,学渣在任何一个时代都是学渣,是搞不过学霸的。


杨小葱抓药回来,我条件反射地连声道谢,他饶有兴趣地看着我,“……我看你这不像是惨遭拒绝的样子,分明春风正得意都转了性——莫非是让他虚惊一场反倒起了效果?”


???

他在说什么,我怎么一句都听不懂?


我的脑子转的要飞出头壳了,还是没想出一句话能接上他。薛铮同志临走前叮嘱我装高冷,被逗了可以不理人,可把人家的话撂那儿未免显得情商太低,也不礼貌。就算抛开接下来的尴尬冷场,我眼下算是个伤员,保不齐在这个危机四伏的时空里还会不会有求于人——...

【苍唐】苍苍(上)

【苍唐】苍苍


BY:泱


*短篇穿越,上·中·下·外

*设定穿非游戏穿


1.


我是真后悔。


没找着工作就没找着工作,我为什么不多上两趟58同城赶集网,非要灌一肚子驴尿还把兜里最后一张红的也花出去了。

俗话说借酒消愁愁更愁。这话一点没错。


没工作,也没脸回家要钱。梨花张——我那五十高龄还坚持烫一脑袋梨花卷的房东大妈,这个月已经来要过四次账了,我估摸着这次再交不上钱给她跪下也没用,她得...

【白阮】空盒换蛋(2018.6.1 儿童节贺·下)

 

六月的第一个傍晚,我扛着两箱新鲜的小龙虾,站在人生的米字路口迷失了方向。

 

不过我没有迷茫太久。这个点儿的蚊子比我饿。

我抖抖腿,一溜小跑跑进对面的超市。

 

收银姐姐跟我挺熟,让我把龙虾箱子暂存在冰柜最下面。我拿了一排AD钙奶到前台,在保温柜里寻摸有什么可以吃的东西。

 

“又被赶出家门了?”收银姐笑嘻嘻的,“还有中午的叉烧包和流沙包,帮你热一下?”

 

“谢谢仙女。”我感激地看着她,“再拿一根肠,还有鱼丸海带北极翅。”

我付了钱,一手纸杯一手流沙包坐在收银台旁边,“姐姐,你对我有误解呀,我像是被扫地出门的那种人么...

【白阮】空盒换蛋(2018.6.1 儿童节贺·上)

【白阮】空盒换蛋


BY:泱


*俗不可耐婆媳剧场,极端恶俗警示

*脏口癖,污言秽语综合症复发注意

*祝我的袁阮小朋友节日快乐


柜台伙计中午跑来跟我告假,说自己二姑奶家水管爆裂急需一青壮年劳力前去救场。我都懒得拆穿他,以为我昨天没听见丫鬼鬼祟祟蹲后门给女朋友打电话约了游乐园夜场。还他妈二姑奶——陪小姑奶奶过节就过节,扯什么几把蛋呢。

平时微信微博QQ空间都一个个装的看破红尘心已老人间正道是沧桑,跨进六月门全摇身一变成他娘的吃奶巨婴,我是很服气如今什么节都能过成情人节,逮着个平...

【双唐】万古弥春(下)

[九]


唐之兰说他活得挺好。


那一刻唐醒松微微恍了神。歪坐在沙发里轻描淡写的唐之兰有一瞬间在他眼里仿佛变了个模样,歪斜扎束着发辫缀了一身泠泠的尖角锐器,懒散支起额角坐于高位,随口说一句“挺好”。


他微微一动,唐之兰还是原来的样子,带着点刚睡醒的惫懒与一贯的轻慢,就那么看着他。

——永远都这样倨傲。

唐醒松移下视线,能看到他的唇缘微干、唇色泛白。和看起来松散的坐姿不同的是,他有一只手始终搭在腹上。


“你不好。”

唐醒松直截了当地走过去,在他面前蹲下,用手捂住他的腹部,“疼的厉害?”


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