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艳

敝姓炎,单名泱。

【唐明】识丁(八)

 

黑山谷中多有泉潭。梁思屋后竹林掩映中,有一处天然泉眼。这院子是他父亲在堡里时住的,在那泉眼边上砌了青石又遍植香草,改作个颇有雅趣的小池,蜀中最热的夏季便可在其中沐浴消暑,比起幽冥渊终年寒潭更多几分逸致。

 

梁思正靠在池壁上闭目养神,就听步履急促声伴着竹叶簌簌拂动朝他而来。唐河穿过竹林未至池边,已然拖着声开口:“我的少爷,您还真有闲心。”

 

“小河要不要下来试试?”梁思悠然道,“炎炎夏日,既得一隅清凉,何不好好享受?”

 

“你刚送完的这趟镖,不觉得可疑吗,苗人为何突然大量收购铁器机括?”唐河在池边半蹲下来,低声道:“我去查了一下收货方面,那根本不是现任五仙弟子。”

 

“嗯,那是什么?”

 

“是天一教徒所伪装。”唐河正色道:“我疑心是天一与五毒内部又起争斗,这才扩充铁器兵甲,只是暂时还不知晓其战术,无从揣测具体作何用处……喂,心念,你在听吗?”

 

“嗯、嗯,听着呢。”

唐河伸手进池子往他身上撩了一捧水,梁思一侧头躲了开去,“我听见了。”

 

“你就没什么想法?”唐河简直不可置信,“我要是你现在只怕坐都坐不住了。与五毒矛盾未完全缓和,如今又在不查之下将铁器机括供给天一教徒,来日只怕又要写上唐门一笔,还不知会给安上什么罪名,说坐收渔翁之利也未可知;届时若是堡里为平息风波,你猜那些原本就容你不下的师兄师弟会不会查到当时押镖的队伍,帮你凭空捏造一出勾结天一树敌五仙扰乱堡内秩序的好戏?”

 

“内不内乱是他们自己的事,我只管送货,又同我有什么干系,也不是我介绍天一来堡里下货单的。”梁思仍旧闭着眼,“他们说,难道你们就信么?”

 

“我是可以不信,那又有什么用呢?”唐河又泼了他一脸水,恨铁不成钢,“你在堡里人缘多差还不知道吗,但凡有三个师兄咬紧你对堡里不利,你以为还会有谁信你是清白的?”

 

“说的也是,我会多加注意的。”梁思抬头望着他,“小河费心了。”

 

“你是怎么搞的,这么说都不怕?”唐河奇了,“你若这次回来本就是有备而来,不惧流言蜚语或是已成竹在胸,倒是跟我说说?”

 

“哪有什么成竹,不过是觉得我行事从不落人话柄,他们没处污蔑罢了。”梁思一笑,“不过还是多谢你提醒,让我留心。”

 

“……”唐河神色复杂望着他,“若早知道你这狼心狗肺的嘴脸,哪个费劲巴力地给你去查。告辞,留步。”

 

梁思笑出了声,“好了,我知道了,我会上心的。眼下别人没有动作,我总不能像个惊弓之鸟惶惶不可终日。见招拆招就是了,横竖不可能直接把我逐出门去。”

 

唐河背对着他叹了口气,“你能明白最好……只希望桐叔泉下有灵,保佑你不祸起萧墙。”

 

祸起萧墙……

梁思阖目,在心中将这四个字又念了一遍,缓缓滑下池壁,没进泉水之中。

——若真如唐河所料,未来有人用此计陷害于他,他倒真不算冤枉。

那不是,天一教中已将他底细摸个透彻,还派出两人劝他入伙吗?

 

 

 

许库尔这日帮忙整理过仓库,又接到一项指令,说堡中唐门弟子日常用来饲喂竹熊的鲜笋告罄,需采集些来。

竹熊就是他刚来唐门时见到的黑白相间的走兽,可算唐门一宝,上上下下无人不爱。他本人对此倒无甚感觉,只觉得那东西看着笨拙,不及他在大漠饲养的猫儿灵巧。

 

蜀中多竹,笋是不缺的,只是挖来辛苦。许库尔背着篓筐在林中忙碌一个时辰,掘了数十斤鲜笋,送去给专人储存后略感疲累,又到午时饭点,想想唐家集上没几样自己能吃的杜绝辛辣的菜品,一时没了折返住处的动力,便在林中找了一个阴凉歇脚。

刚刚掘笋时遗漏了一支,此时静静躺在他靴边,层层笋衣包附着,看起来胖嘟嘟很是可爱。许库尔将它捡起来,放在鼻端仔细嗅闻,不知道那黑白熊为什么喜欢吃这种看起来很涩口的东西。

 

“许库尔?”

许库尔回头望去,梁思正从不远处石阶上下来,“你来喂竹熊吗?”

 

“不,我来采你们要用的笋子。”

 

“辛苦。”梁思走过来,看到他手里举着的一颗胖笋,“怎么,你也想吃吗?”

 

“人也可以吃这个的?”

 

“自然,”梁思失笑,“我刚从曾姑祖那里回来,正要回家,你要来么?那个,”他扬了扬下巴指那笋,“我会做。”

 

 

许库尔有些拘谨地跟在梁思身后迈进院落。竹屋建在僻静山谷中,房前屋后皆是翠竹摇曳,另有兰草幽香,进屋看也是一派洁净清整,不由得小声赞了一句,“你住的地方,很好看。”

 

“是吗?多谢了,”梁思让他随意坐,自己接手那颗胖笋往灶房去了。许库尔不好意思静等白食,便跟过去,听他道,“是家严遗下的房产,仰赖他当年打理,我不过是坐享其成。”

 

“你的阿……父亲?”许库尔好奇道,“是唐门弟子?”

 

“正是。”梁思坐在一只小杌子上动手削去笋衣,“家严曾担任家慈暗卫一职,日久生情,便自愿入赘了梁家。”

 

“那你也算子承父业。”

 

梁思笑笑不置可否,举起已削好的笋问他道,“吃油焖的可好?不加辣。”

 

“好!”

 

 

 

TBC

评论(37)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