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艳

敝姓炎,单名泱。

【唐明】识丁(十四)

 

 

许库尔垂着眼,望地上蔓草牵杂。梁思抵着他的额,呼吸间带出微暖的气息暧昧拂过鼻端唇畔,“看不出来,你对唐门的事情倒是很上心。”

 

“不……我……”许库尔喃喃道,“你别介意,其实我不在乎唐门的利益盈亏。我…我只是……”

——我在乎的只是你而已。

 

梁思低低“嗯”了一声,好像并没有在意。他侧头在许库尔颊边缓缓逡巡,唇瓣似有若无擦过嘴角,许库尔忽地抬起头来,一只手捂在他唇上,“这么多天,我总是不敢问,那日你……你亲了我,是…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吗?”

 

梁思被捂住嘴,只在两弯狭长的眸中漫出笑意,“你在我家一日三餐,为我洒扫整理,难道不是我想的那个意思?”

 

许库尔一时语塞,只觉被篝火烤的脸都热了。梁思被捂着嘴倒也不急,微微努起唇峰一点一点地吻着许库尔的掌心。许库尔戴着手套,待察觉时像被烫了一样连忙撤了下去,又觉得有些失礼,呐呐地垂着手抬眼望着梁思,像是犯了错一般,“我……你别介意,我是高兴的……我、我很高兴。”

 

“这就高兴了?那我倒白担心一场,”梁思挑眉,“只是你高兴的太容易了些,怎么也应当多难为难为我。”

 

“为什么?”许库尔好奇问道,“我从没听说过有人要自找为难的。”

 

梁思看着他,偏头笑出了声。许库尔不明就里,附身过去想要拉他问个清楚,被梁思转回来扣住脑后结结实实地吻上。

碧绿的眼倏的张大。梁思轻轻吸吮着许库尔下唇,使他无意间启了口,便趁虚而入,轻舐过微张的齿列,去勾缠羞涩蛰伏的舌。

许库尔头昏脑涨,不知手脚该放在何处。梁思一面吻他一面调过坐姿,将一双长腿伸平,空出一手揽在许库尔腰后,自然而然将他过到腿上,又移去拾起他空落垂下的一手,扣在一处。

 

唇舌分开时,许库尔脑中空白,呆呆坐在梁思膝上看着他。梁思在他耳边道,“你不难为我,我可要难为你了。”

 

一时之间耳尖都染了霞。许库尔握紧了梁思的手,一语不发,轻轻点了点头。

梁思没曾想过他这般反应,愣了一瞬。

心尖蓦然一动。

 

许库尔稍稍后撤,以能看清梁思的脸。金睫半垂,一倾碧水映着粼粼火光,落在梁思眼底,如一场永矢弗谖的梦境。

波光明灭间,他听闻许库尔低声道:“你只管难为我便是……这次回去,待我还清了债务……你……你同我去西北,去龙门、去戈壁、去明教,哪里都可以,往后…往后再也没人能难为你。”

 

砰。

砰。

砰。

 

梁思紧紧扣住许库尔的手,又松开。

他俯过去在许库尔唇上轻轻一吻,没有深入,转瞬就离开了。

 

“好。”梁思微微一笑,轻声说。

那承诺像怕吓了人,落不到地上。

 

 

许库尔略有不解。他以为梁思要开始“难为”他,却只被他按在怀中,静静地圈着。

“怎么……了?”

 

“嗯?”梁思搂着他,将脸埋进许库尔柔软的卷发中,缓缓呼吸了几气,方低声道,“这个地方……不太好。”

 

“什么不好?”

 

“苗疆,虫子太多。”梁思的声音一本正经,“幕天席地,我怕你被蛰肿了屁股。”

 

“……不会的!”许库尔脸上一红,有点恼羞,挣扎了一下。

 

梁思笑着按住他,不再调笑,“别动,就这样让我抱一会儿。明天还有正事要做,等我们回去。”

 

等到……回去。

 

 

 

TBC

评论(36)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