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艳

敝姓炎,单名泱。

【唐明】识丁(十五)

 

 

第二日许库尔同梁思去给主顾送货。果不其然,是天一教中人前来接应。

他偷眼去看梁思表现,见那人神色如常,一时心中五味陈杂,自己也说不清该是何种情绪。

 

其实唐门什么立场与他本无利害关系。许库尔自忖不是个江湖恶人,却也没有良善到要事事追究个黑白曲直的地步;梁思听命何人又站了谁家的队,亦或是与本家唐门之间的感情深厚与否,他更是无权也无意去干涉,他在乎的终究只是梁思这个人而已——

——话是这么说,可为什么看到梁思与所谓人人得而诛之的武林毒瘤混迹一处时,还是隐约感到不安?

 

 

“这就是全部了。”梁思将木箱打开展示给天一教徒查看,那班人用苗语交头接耳几句,梁思接着道,“但是就像你们下单时我说过的,这批机关有很大隐患,施放之时因其力度过大导致后力无法避免,必对暗器施发者肢体造成巨大损伤,伤敌一百自损八千,是到了紧要关头抱着与对手同归于尽之心才能使用的。”

 

“我们,想要验证一下。”

 

“这位首领怕是还没有明白我方才所说的意思,我说……”

 

“听明白了,”那名为首的天一教徒打断他,“我们就是想要验证一下这批机关究竟有多大威力,以及——”他意有所指,“使用时对自身伤害几何。”

 

“不知贵教可派出了愿意上前一试的忠徒?”梁思勾唇,眼中却不见笑意,“总不能让我亲自来试验给你们看吧。”

 

“我们也没有想到,梁少爷既已愿意助我教一臂之力,却连个心腹也吝于带来。原本,少爷以此物作投名状,出人来以身试法便是理所应当的——怎么这样的礼数还要让我们这些蛮人来教给少爷吗?”

 

许库尔心下一惊:梁思竟是投了天一教?什么时候的事,上次押镖时好像确有两名天一教徒叫他借一步说话,可他为什么从没说起过?

——是怕我会坏了你的计划吗?

 

他定定看着梁思背影,千般心绪无可言说。

而梁思这厢也陷入两难境地。他自有算盘,所以决计不能带任何唐门弟子在身旁一同赴约,更何况他在唐门本也找不到所谓“心腹”。

 

那天一首领此时偏头看了看梁思身后的许库尔,“还是说梁少爷高瞻远瞩,怕计划泄露,着意带了一名外域的明教弟子,如此甚好,便快来试验予我等见识。”

 

许库尔听他们提到自己,向梁思看去。

梁思神色微微一僵,转头与许库尔对视。

 

四目相接,许库尔冷静开口:“要我试什么?”

 

“不能用他。”梁思转头对那首领淡淡道,“我本是担心路上被同门发现行踪才请他护法,并非是用作手下,若是在此伤了残了,岂不是平白与明教结了梁子?”

 

“那……”

 

“本是我思虑不周,让头领疑心于我,那我便以身试法,以证心澄。”

 

“梁思?!”许库尔伸手拉住他,“你要做什么?”

 

梁思未看他一眼,稍稍挣脱开来,从木箱中取出了一组机关组装好,“暗器威力发于顷刻之间,一旦施放便无回旋,还望在场诸位牢记。”

 

“那是自然,今日梁少爷牺牲,我必会如实上报给乌蒙贵大人与皮逻阁陛下,少爷所受伤损全由我教医治,便是伤残也必会信守承诺,待来日吞并五毒击垮唐门后,将梁少爷扶至门主宝座。”

 

“那我就放心了。”梁思一笑,将手中机关对准对面天一首领。

 

“等等、你这是做什么?!”

 

“我拼上致残来以身试法,你们也总该出一个人来试试机关威力吧。”

 

 

 

TBC

评论(27)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