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艳

敝姓炎,单名泱。

【唐明】识丁(十六)

 

梁思轻笑着,仿佛说的是件天经地义的事情。手指稳健扣于发射机钮处,缓缓施力。

天一众人一片骇然。

 

却见眼前一晃,梁思与许库尔竟双双凭空消失不见。

那暗含巨大威力的机关静静掉落在草丛之中。

 

不过瞬息之间,眼前金光乍现,一霎血花四溅。

站在前排的天一教徒不可置信般瞪大眼睛,低头看着自己胸前绽开的细长刀口,缓缓倒地。

日月魂灵化作青金两色,隐现于许库尔肩后,是四片薄翼曼卷曼舒。

光明逐暗,妙相常晖。

 

那头领亦被许库尔所伤,只是到底老辣,未同那些教徒一并殒命于这一招出其不意的攻势,反手往许库尔命门袭去。

忽觉有异,那天一头领急收杀意,狼狈不堪向后方翻滚,几在同时他原先所处之地有铁器锵然作响,机关炸裂毒烟升腾,而其余那些修为尚浅的教徒便没那么幸运,被梁思一网打尽。

 

“长安,长蛇谷。”

 

毒烟之中影影绰绰,隐约可见有一人缓步走出。

 

“梁菀菀,唐落桐。”

 

那烟雾棠紫碧翠,轻轻沾上墨染眉梢,落于鸦青发尾,覆在如漆衣袂。

梁思携裹一身喑沉毒意,手中千机匣三棱锐刺泠光幽微。

 

“当今唐门豢有异姓恶犬,‘鸦杀’梁心念,其心不纯或可收归己用。”

 

“贵教却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二十年前先妣梁菀菀被围攻于长蛇谷,先考唐落桐拼死相救,方逃出生天。”

 

“父仇母恨,在下可要与贵教好好结算一番。”

 

那头领被千机匣端首三棱锐刺直指口唇,梁思步步靠近,他手足并用在地上艰难后退,手边忽然摸到一样冰冷物什。

是梁思方才施展瑕草无霜时遗落在地上的暗器。

 

“呵……倒是疏忽了……”那头领苟延残喘,却笑了开来,“梁少爷好手腕,原是一开始假意与我教结盟时便打好了算盘。”

 

“谬赞,”梁思眉梢眼角笑意满怀,如化不开的浓墨,“这算盘打了十余年,心心念念无一日敢松懈。”

 

“可是今日少爷杀我教弟子不过十数,如何报得血海深仇,”那头领一面喘息着,一面将机关握在手中,“盟约已毁,又该如何继续复仇大业?”

 

“不劳费心,天一教徒,我见一个杀一个;多的,我有的是耐心与你们从长计议。”

 

“只怕有心无命了——!”

 

“梁思小心!”许库尔见他手中冷光一现,未及细想挥刀将梁思撞开,自身却破绽毕露。

那头领却不是个拼命之人,梁思早就说过那机关伤人害己,他不愿与眼前二人在此地同归于尽,手中暗器不过晃个虚招,见他们上当立即翻身后跃;梁思被撞开便一时失了威胁,稳住身形只见那阴毒歹人扬手撒下不知什么邪祟污物。

——向着许库尔劈头盖脸而去。

 

梁思只来得及将许库尔一把拽回,自己堪堪回首躲避,还是被迷了双眼。

许库尔跌进梁思怀中,未被粘上分毫。

 

那天一头领趁此时机逃得无影无踪。

 

“梁思,梁思?”许库尔慌忙从梁思身上爬起,转过他的脸焦急问道,“你伤了哪里?”

 

梁思双眼紧闭,纤长睫羽簌簌扇动,“带我……去水边。”

 

 

许库尔汲水为梁思清洗过双眸,忧心忡忡问他,“怎么样?”

梁思睁了睁眼,眸中事物一片模糊。他定下心神,将随身所带唐门特制解毒药剂尽数服下,又调息片刻,仍不见好转。

但此地已不容他二人久留,那逃走的天一首领想必会搬来救兵,届时他和许库尔想要全身而退便不容易了。

 

“无甚大碍,我们立刻返回唐门。”

 

 

TBC

评论(28)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