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艳

敝姓炎,单名泱。

【白阮】是爱无非

【白阮】是爱无非

 

 

BY:泱

 

*520~521都差不多的寓意嘛

*看完表演老师的研毕汇演忽然冒出的想法,奥尼尔的《难舍难分》,稍微冷门的剧目,感兴趣的话不妨找来看>v<

*毫无营养的生活中的闲言碎语orz老白不苏小阮不软orz

*轻度污言秽语综合症orz

 

 

 

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

——哥林多前书13:4~8 使徒保罗关于爱的颂歌

 

·    ·    ·

 

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

 

 

在白开又一次扔了我八个小时前拆的一袋只吃了一半的无花果之后,我揭竿而起。

 

我小的时候就喜欢吃零嘴,吃一半放下也不收拾,方便下回拿起来接着吃。

我妈偶尔会叨叨两句,多半是我把零食放黏糊了都没再动过,她嫌邋遢。

 

这年头的食品安全各自门儿清,大街上个个都恨不能是可移动型防腐剂。我能把零食放黏糊了也是个本事,怎么也不得是个把月的工夫没动过。

然而那不代表我拆袋无花果放上八个小时它就得魂归垃圾桶。

 

白开那种洁癖是病,得治。

俩老爷们儿过日子是没有买买买,可也不能是扔扔扔。

 

当然白开这个人不能力敌,只能智取。

我当着他的面儿把他扔进垃圾桶的那袋无花果拎出来——拜他所赐家里垃圾桶一尘不染否则我也实在下不去这个手——然后当着他的面儿吃了一个。

这孙子脸都绿了。

 

我就纳了个逼闷儿了,他他妈看宅子破阵捣鼓那神神叨叨的时候见的恶心事儿都不在正常人接受范围内,一个垃圾桶——还是他自己跟养闺女似保养的垃圾桶,里面捡个东西吃怎么了?

而且我他妈还带着包装袋呢,又不是白嘴吃垃圾。

 

矫情劲儿。

 

·    ·    ·

 

爱是不嫉妒——

 

 

“你他妈给我松开,我今天不给你把那傻逼虫子踩成翡翠巧克力汤圆儿,你他妈就不知道昆虫是他娘的分头胸腹仨步骤。”

我指着他鼻子警告道。

 

白开牢牢把住阳台门,仿佛要站成一座丰碑。

 

时间退回半小时前,清晨六点。

继承我们老袁家优良传统,种子界出来后我也是一个活的“神奇植物在哪里”大百科全书。闲来无事在家里培育培育优良品种,给秦爷江总提供提供后方科研支持,也算是发光发热。

每天早晨眼还没完全睁开我就往阳台摸,看看闺女们的长势如何。那盆返魂香江烁家跟我要了很久,近来刚刚长成,可堪大用。我正准备再观察观察没问题了就给他们家送去,没曾想就遭了飞来横祸。

 

我不知道这个人什么心态,是有意发坏还是老年痴呆,把他的蝈蝈笼子挂到我那盆边上,早晨我去看的时候,刚抽出来的嫩茎已经给啃的死无全尸。

我觉得我没有当场把那傻逼虫子人道毁灭只是因为我不想徒手捏爆六万块钱。

 

我气得有点懵逼,打破了平时跟这人“只可智取不可力敌”的思维方式,鱼死网破地干了一仗。我把他抽的满江红遍,他把我射的乌七八糟。

 

同归于尽之际,白开问我,你他妈怎么就冲着我蝈蝈使劲?

 

我说你他妈怎么不问问你蝈蝈为什么就冲着我的苗使劲?

 

他说你拉倒吧,平时你也没少下黑手,上回就喂了块你那无花果皮你都不干,别这会儿充那受害者。

 

我说那是我吃的能给你虫吃吗!

 

哟哟哟哟瞅你这小心眼儿的劲。

黑皮贱么索索的腆着脸问,你他妈该不是吃虫的醋吧?

 

放你娘的香蕉芭乐拐弯屁!

 

·    ·    ·

 

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做害羞的事——

 

 

跟白开“不能力敌,只能智取”这个方针,是以牺牲我万千子孙的惨痛代价换来的。

 

我到现在也搞不明白的一点是这个人劲瘦的四肢怎么就能爆发出那么强悍的力量。同居之前我是有去健身房的习惯的,同居之后我把去健身房的频率提升了一倍,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被操的嗷嗷叫的那个人依然不是他。

 

白开对此十分满足满意以及满心欢喜。

 

他在床上最喜欢的举动之一就是一边正面捅我一边用手描画我肚子上那有不如无的惨淡田字格。每逢此时我总是悲愤莫名,想要两脚开出他去的念头前所未有的强烈。

当然我也只能这么想想。

毕竟看到黑皮精干深刻的六块腹肌和流畅紧窄的一把细腰,我除了第三条腿其他地方全是软的。

 

白开对此及其自信自夸以及骄矜自傲。

 

·    ·    ·

 

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

 

 

体能上的差距估计这辈子是补不齐了,我一直致力于在脑力上全面压制对方。

 

怎么说,在这一点上我应该是很有自信的。

白开从小拜师学艺不走寻常路,九年义务制教育都没有享受齐全;而我,可是如假包换假一赔十的大xiáo生啊!

智商要输,怎么能够!

 

俗话说的好,与天斗与地斗与白开斗,其乐无穷。

 

白开有些不是特别名贵的虫子是散养在阳台的,依他的话说就是人是自由的虫当然也是自由的。照这个傻逼逻辑我的花当然也他妈是自由的,只不过对上那些活蹦乱跳的虫她们就不自由了。

只有束手待宰的份儿。

 

在几次被白开的害虫辣手摧花后我痛定思痛,弄了几盆猪笼草和茅膏菜,在花房里持续研究了半个月给她们做了相应改动,一股脑全都塞到了阳台上。

 

我心说我不求不死,但你他娘的得给我垫棺材。

 

虫吃草,草吃虫,子子孙孙无穷尽也。

这叫天道好轮回。

 

·    ·    ·

 

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

 

 

倒也不是说白开没上学就不学无术。

相反的,这个人学识异常渊博。

 

这年头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

白开是个勃·大·精·深的流氓。

 

家里有一面墙专门用来打了书柜,玄学方术史书方志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其余的上到医理文学下到通俗畅销,连《实用家常菜120例》都囊括其中。

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白开看不到。

 

我说他这是要在家搞个大英图书馆,被他狠狠鄙视了一番。

好吧我承认,白开的很多书大英帝国挖地三尺也找不到一页纸。

 

而这人的家用图书馆确实很好用,有的时候我也能跟着蹭蹭。《群芳谱》《花镜》等等一应俱全,只有这个时候我才会发自内心地对这个人有那么一丢丢钦服之情。

 

亚里士多德曰,“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

 

白开说你爹地我就是真理。

 

·    ·    ·

 

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

 

 

综上所述,白开其人——

 

 

洁癖,浪费成性。

使我多次幸免于腹胀腹泻食物中毒之难。

 

疏于约束手下虫子虫孙,对我草木花植造成巨大身心创伤。

被我多次以歹毒手段挟私报复。

 

狂妄自大,自吹自擂,精力过剩。

器大活好。

 

好读书,读好书,好读书。

无异议。

 

所以——

 

·    ·    ·

 

爱是永不止息——

 

 

个屁。

 

 

爱是互相折磨——

 

——而我甘之如饴。

 

 

END

 

评论(52)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