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艳

敝姓炎,单名泱。

【白阮朋我】绿蚁新醅酒一壶 [贰]

[贰] 雨过河源隔座看

 

 

熏风拂槛,月似眉弯。

 

袁阮搬条长凳横在店门口,扶着肚子仰在上头晒月亮。晚上吃的有点撑,两大碗凉面浸着酸爽可口的浇头一股脑祭了五脏庙;白开啧啧称奇“竟真有吃啥啥没够干啥啥不行的料”,袁阮听了一高兴又干了一坛杏子酿。

 

“就当饮驴了。”白开评价道。

 

袁阮酒足饭饱后一向慈悲为怀,对白开种种挑衅视而不见充耳不闻。常言道舒服不如倒着,而最舒服的莫若揣着个沉甸甸的肚子横在店门口穿堂风嗖嗖过的地儿看天数星星晒月亮,自在又风凉。

——唔,不过今夜月色不错,星星八成是数不出来。

 

 

袁阮枕着胳膊躺在凳上,店前招牌上书仨斗大金字“推磨堂”倒着映在眼睛里。

有钱能使鬼推磨。大俗大雅,宾主尽欢。

 

江烁的脸无声无息从“推”字下面顶出来,袁阮“嘭”地起身掉地,动作行云流水摔得一气呵成,“人吓人吓死人啊!”

 

“就你这点儿胆,还怨白开整天刺挠你。”江烁拉他起来,恨铁不成钢,“搁我也想扒下鞋来赏你顿痛快的。”

 

“我就是让你们整天打的胆儿越来越小,”袁阮煞有介事地摇了摇手指,“你看耗子胆儿小不?那都是过街人人喊打出来的啊。”

 

江烁琢磨了一下,不知该如何反驳,便略过不提,直接拿出刚切的西瓜堵了袁阮的嘴,“不行,我得定条店规,你只有在白开在场的时候才能说话。”

 

袁阮见了西瓜顿时眉花眼笑,上下嘴唇一碰做个穿针引线的手势,接着乖乖吃起西瓜。

 

“不光是你,白开那小子最好也别说话。”江老板看起来心绪欠佳。逆风解意小伙计袁阮啃着西瓜在凳子上挪了挪屁股给他让出一块空,摆出一副“愿闻其详”的架势;江老板一腚坐下,单手支腮,“你说……那俩混货背着咱又密谋什么呢?”

 

看似没头没脑一句话,袁阮却心下了然。秦江二位老板之间渊源颇深,这年头以契兄弟之名行夫妇之实者不在少数,然这二人却远非此可类比。

奇人异士历来皆有,法师术士腾云驾雾,操兽师能御虫鱼鸟兽,饮绿者可催天下花树草木……

江老板有一副天生的殊异身骨。不是任一异人,却是生来体聚灵气,远不是一般操兽、饮绿等可比;莫说世间常生万物,非我族类亦趋之若鹜。

江烁的聚灵之躯为他引来不少麻烦,可巧秦一恒也不是个吃素的,一护一守间二人由生死莫逆转成了死生相依。几年前秦一恒曾以身相救江烁于万钧险境,可谁也不知秦一恒为此付出了什么。他本人对此讳莫如深,江烁也无从问起,心中自此一直长存不安。

 

袁阮隐隐能理解江烁在担心什么。比起江烁,秦一恒对白开似乎更能开诚布公一些隐情。江烁担心白开帮衬秦一恒做傻事,这两个人又都滑的像鲶鱼似的抓也抓不住,一时无法,只得一直拽着袁阮帮他想辙。

 

袁阮将啃完的瓜皮丢到不远处梧桐树下,舔舔指头上残留的汁液喃喃道,“你不说我也想说,最近确实有点不太平。”

 

推磨堂生意一直不错,秉承俗语一向是一分钱一份活儿来者不拒。擒凰城是个人杰地灵的风水宝地,平日里乌七八糟的事少之又少也不爱闹妖,他们平时接本地的活儿也无非是些取名纳吉、测算卜卦之类,偶尔出趟城去周边近处帮忙祛邪除秽也是一单生意顶一月的事。

可近半年来,擒凰城内他们便接了不少大活儿。就拿今日的溽热小妖来说,虽非什么穷凶极恶之属,但自打推磨堂落成,方圆多少百里几年间都未曾出现过,而今却正正出现在擒凰城内。

溽热小妖属天候。天候有异,不祥之先。

 

可以想见秦一恒与白开定然早看出不妥,却不知缘何不愿让他们知晓内情。江烁只疑这还是与当年那事有关,可既然这两人闭紧了嘴,那指望他俩能露出马脚可难如登天。

袁阮示意他稍安勿躁。他倒认为白开比秦一恒更好撬出点什么,只是一想到那人今日收妖急火火地痛下黑手,又着实不愿深想……

——慢着。

 

袁阮定了定神。他一直被那小妖样貌牵走心思,却没有细想白开下狠手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依例来说溽热一类小妖可收便无需灭,若是应用得当日后还可驯化以供驱驰;白开作为操兽师并不专精行云布雨改换天候,若是有一只天候妖精可使何乐而不为呢?

可他上来便要取其妖丹诛杀妖体,总不可能真的是“相煎太急”。

 

妖丹……

 

“他要这个做什么……?”袁阮有点迷惑。江烁忙问他想到什么,袁阮将自己的推测说给他听,二人一起陷入沉思。

 

 

半晌行云遮月,二人也丝毫未觉。六月天孩儿面,那块飘来的云里积了水,说下便急急密密地下起来。

二楼推开一扇窗,秦老板站在窗前向门前二人道,“下雨了,进屋。”长发揽在一边松松垂在肩头,自下逆着屋内灯火看上去有些辨不清容貌,却显得颇有些阑珊寂寥。

 

江老板直直望着他,“哎”了一声,转身回到店中。

 

 

袁阮拎起长凳也迈进门去,白开刚从后院井边洗漱完后搭着手巾过来,“哟,消完食儿啦?”

 

“消它干什么,我就喜欢吃饱了撑着睡觉,不行啊?”

袁阮放下凳子,开始装门板关店。白开好歹长着双眼,上来搭了把手。

 

 

隔门聆雨,两厢无话。

你我默契宁和,尽在此刻了。

 

 

TBC

评论(24)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