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艳

敝姓炎,单名泱。

【白阮朋我】绿蚁新醅酒一壶 [贰拾肆]

[贰拾肆] 镜花水月原非真

 

 

匕首“嗤”的掉进水底细砂,白莲层层叠叠掩盖其上。

袁阮抬头,见白开抱胸抿唇,神色阴鸷。

 

吐出一个气泡,袁阮将白开一只手抽出摊平,在上面一字一字地写:

 

“饮绿心血,去伪存真。”

 

白开低着头看他写完,动了动嘴,袁阮认出那是个“操”的口型,不觉笑出来;他抬手掐着指尖比个一咪咪的大小,表示只用这么一点点血便足够。

完全不用担心。袁阮大度拍了拍白开的肩,扯出一个讨打笑脸。

 

白开一脸厌弃将他手拂落,扳过袁阮下巴在唇上狠狠咬了一口,拉他下潜站在水底,将掉落的匕首拾起递给他。

言下之意不言而喻——

 

——我看着你弄。

 

袁阮接过匕首握了握,揭开自己前襟露出匀净胸膛。白开盯着他手上动作,见他用左手拇指食指圈了个圈,框于心口处;刀尖探入圈中触及皮肤泛起莹莹绿光,随着手上动作微微切入下拉,划开一条细长浅口。

刀口处略一顿方缓缓渗出血来,却不同于平日鲜红,是青的。

 

这便是饮绿者发力时所取的心口血么……白开观察袁阮,只见他眼睫低垂看不出神情,也不知是痛还是不痛。

那一线青血在刀口最下端凝聚成滴在皮肤上坠了一刻,便像受了什么牵引一般向着一个方向缓缓漂出,越伸越远,渐渐变成一根极细青线,一端连着袁阮胸前刀口一端往莲海里去了。

 

白开想这根青线所连应是吒莲所在处。正欲动身,忽觉身周水域有了异常。

 

袁阮将匕首收起远远望向青线延伸处,便想拉着白开往那处游去,却没拉动。他疑惑偏头看去,见白开背身朝他,手已按上了腰后卷着的长鞭。

以鞭为武的男人实际不多,一来不好操纵二来总觉威力不足;然大凡操兽师都通鞭法,白开尤其精于此道,长鞭不止驯兽亦作随身兵刃。他平时不显其实功夫极好,与秦一恒不较高下;袁阮极少见他战斗到了须得用鞭的地步,偶尔见过几回出手皆是刁钻狠辣,挥鞭即杀。

 

袁阮略觉不妙,便想抽刀防卫;白开不回头只反手推了他一把,让他自去循着青线找吒莲,他留下来应付。

自知留守无益反倒拖人后腿,袁阮立刻从善如流向着胸前青线指引方向游去。

 

 

江烁转醒时只觉胸口处酸痛难忍,一呼一吸间整个腔子里皆针扎似的疼。扭头又咳出几口水,折腾的涕泪齐下方才稍稍好受了些,才看清自己正浮于水面,胸前按着一张分水符。

而秦一恒并不在。

 

江烁抹了把脸沉下水去,四下皆不见秦一恒人影。可以确定是这人及时赶回将自己救下,而以他脾气不等自己转醒就匆匆离去却不正常,想来是有更为要紧的状况急待他去处理,由不得多做停留。

 

真龙。

 

江烁不作他想,动身往深水处游去。他与秦一恒担忧一致,怕的是真龙先设法害他引秦一恒来救,趁此机会再去对付白开袁阮。

离了大地的饮绿者可谓不堪一击,袁阮此刻自保都颇难;白开在水下也讨不到太大便宜,顾着袁阮势必更受影响。

若真龙此时对这二人下手,就算正面相交没有十分胜算,也有一个万全把握将他俩完全钳制——

 

——拖。

 

支开了秦一恒,白开袁阮的分水符一个时辰后便会失效。

即便真龙什么也不做,只将白阮二人困在水下,也可把他俩置于死地。

而算算时间,此时袁阮应当已能找到吒莲。正是一举两得。

 

江烁极尽所能飞速前游。如他所料不错,现在真龙一定不欲让他和秦一恒汇合白开袁阮。

果不其然,往深水处游了不久、四周渐暗之时,江烁已见悬浮不前的秦一恒。

 

江烁游上去,秦一恒回头见他赶来心中略微一松。江烁朝前一指意问他为何不继续前行,见秦一恒做出口型,“打墙。”

不是“鬼打墙”。

 

秦一恒原本安置好江烁便飞速折返,却在游了一段路程后觉察不对。

虽然水下不同于陆上有参照标识,但若长时间兜转总能察觉。秦一恒本是灵媒对此颇为敏感,深水之中能否做到鬼打墙他未尝试过,但眼下可以肯定的是他没有感受到丝毫污秽作怪的气息。

江烁立即理解了他所指之意。想也知道幽魅作怪怎可能困住秦一恒,他似乎只是单纯在这一片水域之中兜转不前,摸不清头绪。

 

二人对视一眼,一念成形……

 

 

 

袁阮循着青线牵引在莲海之中穿行。身后已能感受到明显水波震动,应是白开挥鞭所致,显然上来便是恶斗;他不敢回头耽搁,只顺着青线拼命前游。

他将自己一长一短两柄匕首翻到手上,随着前进将青线牵引所向之外扰乱视听的白莲统统割断,眼前视野随之开阔许多,渐渐可见牵引尽头处连着毫不起眼的一朵。

吒莲!

 

袁阮大为振奋,几下游过去停在花前。从胸口漂出的青线另一端伸入重重莲瓣,直探进中心尚未成熟的莲蓬之中。

随着他的到来,青线渐渐断开,在水中消隐无踪。

 

这就是吒莲么?

袁阮心中略有不安,因眼前花朵与他一路上割断毁坏的看起来也无甚差别。

苍白莲瓣泛着幽微白光,除了生在北方墨泽水下这一点外,与普通莲花实在无异。

 

袁阮不由自主伸手去抚摸莲花花盘,想该用什么方法将之带走——

——只这一碰,他便明白所谓吒莲究竟与众不同在何处。

 

他完全相信了……这就是只存于志怪图谱中的稀世异植。

 

 

袁阮目瞪口呆看着自己手指触及之处花瓣正在慢慢消解。一点一点苍白荧光从指尖之下飞出,在水中照亮了他惊愕的脸。

 

 

评论(13)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