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艳

敝姓炎,单名泱。

【白阮朋我】绿蚁新醅酒一壶 [贰拾陆]

[贰拾陆] 雷车动地电火明

 

 

白开袁阮破开水面大口喘息。此时头顶乌云密布,下水前好端端晴天白日现已黑漆一片,夹带阵阵异风,赫然大难将至之兆。

 

“我操怎么回事?”白开抹了把脸四下看了看,“老秦小缺搞的什么幺蛾子?”

袁阮纵是刚刚经受催化吒莲这一大刺激,眼下也被外界景象暂时分散了注意。白开一臂仍挂在袁阮腰间,此时察觉他似乎略有瑟瑟,不禁低头看去,“你怎么了?”

 

袁阮一惊仓皇抬头,脸色唇色一个赛一个的白,却生硬笑笑,“我?我这冻得……”

 

白开将信将疑上下打量他两眼,“孩子体寒老不好,多半是虚了……叫你平常少撸管子你不听。”

 

“放你娘的香蕉芭乐拐弯屁。”袁阮溅起一泼水花往白开头上浇去,只觉自己在水下默默淌那两行热泪着实是给猪油蒙了心。“走走走去找烁哥恒哥,一会儿又他娘的要下雨。”

袁阮说罢便从白开臂间挣出去,尚未游出就被从后揪住领子。

 

“你可别告诉我你只觉得是要下雨。”

 

“那是怎……!!”袁阮话音未落就被白开摁着脑袋沉下水去,“咕噜噜”一连灌了好几口,呛得险些背过气去。

水面之上一道黑影掠过袁阮刚刚所在位置。白开挥鞭打去,脱离水流桎梏之后鞭击迅疾如电,撕风裂雾呼啸而去,一击便将黑影打得四散开来。

 

袁阮挣扎着冒头上来,未及开口便被白开往岸边方向推去,“上岸,麻利儿的。”

情势显然紧迫。自知饮绿者在水中毫无便宜可占反倒还要白开分心照拂,袁阮不敢耽搁,连滚带爬上了岸去。

 

白开见袁阮上岸心下略微一松,转念再看这压顶天色,又是头疼。

——好端端的怎就有了雷劫之兆?

 

下一刻身后爆出一团水花,白开被惊了一跳,却听是秦一恒声音传来,“拦住江烁!”

 

“啊?”

 

白开不明所以,只见秦一恒跃出水面,挟一身水光直冲刚刚聚合的真龙灵体,两方于半空中相击在一处,天边瞬时划破一道厉闪。

 

“我操!”白开立马明白了缘由——娘的这雷劫分明是被引下来的!

厉闪为雷之先兆。白开抬手就是一鞭将秦一恒与真龙一并抽上岸去,自己一个猛子又扎下了水。

果不其然那两人方才停滞之处紧接着便降了个雷。

 

 

秦一恒被抽上岸后摔下地来,心中叫苦不迭:白开的鞭子何其狠辣,这一鞭下来简直扒皮拆骨。

此时袁阮从远处跑来,“恒哥小心!”

 

秦一恒一时起不了身只得就地滚走,回身便见眼前爆开一蓬张牙舞爪的藤蔓,虽不顶大用却堪堪挡住了真龙一袭。

便是这一空档给他机会挣扎起身,反击迎敌。

 

天中雷云密布,厉闪渐聚。

 

 

白开在水下避过一个雷,正待上浮便见江烁疾游上来,不管不顾破开了水面。

——操这犊子找死。

 

白开心下狠骂一句,只得跟着上去。

江烁甫一露头就见一道厉闪划破天际,正照亮岸边缠斗的秦一恒袁阮与真龙。白开亦见此情形,两人心中同时一抽,哪还顾得上别的,一个赛一个往岸边游。

 

“我操白开你别让烁哥过来!”袁阮并非主力耳听六路眼观八方,一下望见那二人,“引雷吗!”

白开瞬时警醒,去拽江烁却未能一把拉住,两人在及腰水深处扭打一团。

 

岸边真龙亦有所察觉,眼看雷劫即至,计上心来。

他本无意与秦一恒袁阮缠斗,当务之急只是让那灵媒与聚灵替他挡了雷劫。

此时江烁也已现身,事情便好办了。

 

真龙将攻势转向袁阮,袁阮自然难敌,很快招架不住;秦一恒匆忙闪身替他格挡,却发觉真龙竟只是一招声东击西——

——只这一瞬变动,真龙已脱离二人桎梏腾空而起,飞身往江烁白开方向去了。

 

秦一恒大惊,紧随其后。

转瞬即至江烁身边。

 

聚灵之躯,灵媒之力。

到底被引至一处。

 

 

霎时如白夜降临,裂天般雷鸣轰动。

电光火石间,秦一恒祭出终招——

 

——长久以来连带白开在内替他四下收集的各样妖丹精魄,凝成一股巨力;秦一恒纵力强桎真龙灵体,一时之间真龙竟无法挣脱。

秦一恒挟他一并直冲云霄,与当穹而下的紫电雷龙迎面直击——

 

 

曜光四溅。

目不能视,耳不能闻,口不能言。

 

 

评论(14)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