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艳

敝姓炎,单名泱。

【艾路】牙仙(HB2 小懒)

【艾路】牙仙


BY:泱

*之前说好的给懒酱的生贺,懒酱生日快乐!渣文聊表心意希望不嫌弃TAT
*很普通的童年片段傻白日常orz

 


科尔博山的冬天总是显得漫长又无所事事。大雪可以一整天接着一整天地下,前一夜的还没有来得及化开后一夜的马上就迫不及待地覆盖了上去,仿佛迟一步就要赶不及在这个冬天占据一席之地了似的。
艾斯不太喜欢这个季节。冬天的猎物变得异乎寻常的匮乏,他和与他同样无肉不欢的弟弟不得不被迫过上吃了上顿还需要认真思考下顿从何而来的生活。

就是在这样一个青黄不接的时节里路飞掉了他的最后一颗乳牙。


那天他们弄到了一条正在冬眠的鳄鱼——在这个百无聊赖的冬日里真正意义上的一顿大餐。路飞显然激动异常,甩开腮帮子将橡胶身体的机能发挥到了一个新的巅峰——
于是他不慎硌掉了那颗负隅顽抗的、最后的乳牙。


“哈!”在经过了圆瞪双眼两手捂腮的条件反射后,他飞快地将那颗鞠躬尽瘁的牙吐在手心里,兴致勃勃地研究了一会儿后把手戳到艾斯眼前,“你看,艾斯,你再也没法说我是小鬼了……这就是男子汉的证明,看!”

而他的哥哥只是最小幅度地掀了掀眼皮,“哦”的应答听起来及其欠缺热情。

 

受到冷遇的(自认为)已经完全摆脱“小鬼”身份的小鬼意料之中地撅起了嘴。只是抱怨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已经被人上下捏住了两片唇瓣,“什么时候把这个表情给我忘掉,再说是不是小鬼这回事吧——不管怎么说吃鳄鱼把牙崩掉这种事情宣扬出去都实在是太逊了。”

 

“才不是把牙崩掉这么简单!”路飞跳起来,“这是最后一颗!我现在长满了成年的牙!和艾斯一样!”

 

“成年的牙……求你了别说的像是你嘴里长满了什么怪物一样,”艾斯由衷的心累,“你想说的那叫恒牙。”

 

“哦好吧。”


艾斯伸手,看他的弟弟乖乖把那颗“未成年”的牙倒在他手心里:洁白而光润,没有丝毫虫蛀的痕迹,忠实地反映着其主人健康的身体状态。

——幸好没有像某人一样缺个洞什么的。
艾斯想,虽然很怀念萨波,但是如果路飞一张嘴就露出一口酷似另一位兄长的牙齿的话,他一定会忧虑致死。

 

他站起来走到榻榻米边,将牙齿压在他弟弟的枕头底下。

 

“喂你干嘛啦艾斯?”路飞伸长了脖子好奇地向这边瞅,“你对我的枕头干了什么?”

 

“告诉它让你晚上别再说梦话。”艾斯走回来坐下,“……把掉落的牙齿放在枕头下面好让牙仙带走。”

 

“诶——?!!!!”对未知事物的向往“噌”地在少年眼中燃起一簇火苗,“好厉害!!你怎么从来没跟我说过牙仙的事?”

 

“因为这是在你上一次掉牙之后玛琪诺才告诉我的。”

 

“哦……”路飞显得有点遗憾,“这么说之前的那些牙仙都没有找到咯?……不过话说她们要人家的牙齿干什么啊?吃吗?好吃吗?感觉很硬的样子。”

 

“说不定呢。”艾斯耸肩,“不过据玛琪诺所说,牙仙在收走牙齿的同时还会留下一个你所期待的礼物,帮助你实现梦想——其实这一点我挺怀疑的……她知道海贼王是什么吗?”

 

路飞少见地扬起了眉毛,看起来有点不屑,但又很理所应当的样子,“我当然不需要她帮我成为海贼王——我会成为海贼王的,用不着她。”

 

“哇喔……”然而他的兄长对于他的豪言壮志早已司空见惯,感叹的漫不经心。路飞撇撇嘴,“那要是艾斯的话呢?”

 

“哈?”

 

“艾斯会让牙仙帮忙实现什么愿望呢?”路飞盘起腿,无比认真地望着他,“艾斯想要什么呢?”

 


想要……什么呢?

太多了。

 


他想要出海;
想要最铁的伙伴;
想要能破开一切狂风巨浪的船;
他想要把他们的名字传遍这片大海的每个角落,想要让所有那些咬牙切齿诅咒过他的存在的人都痛哭流涕着承认他的出生其实并非灾难;
他想要萨波那家伙回到他们身边;

…… ……


“想要你让我少操点心。”他一巴掌拍在弟弟的脑袋上,力道很轻,顺着发旋的走势抚摸得不着痕迹。

 

“什么嘛。”

 

 

会出海的。
船会有的,伙伴也会有的。
名声、权利、财富,统统都会有的。


萨波走了,但是你还在。
路飞。

 

有你这样一个笨蛋弟弟,当哥哥的总是、总是要格外担心啊。

凌驾于所有愿望之上的,我的弟弟。


END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