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艳

敝姓炎,单名泱。

【白阮朋我】绿蚁新醅酒一壶 [叁拾 正文完结]

[叁拾] 绿蚁新醅酒一壶

 

 

江烁醒来第一眼看到的是自己房里床帐的顶。他偏头,见床榻外侧安稳躺着犹在沉睡的秦一恒,呼吸平缓,躯体温热。

他慢慢将头伏在秦一恒心口处,侧耳听那真切、有力的鼓动声。

——他回来了。

 

袁阮说到做到。他曾说等江烁醒了来就还他一个完好无缺的恒哥,果真没有食言。

江烁轻手轻脚绕过秦一恒下了榻,掩好了房门出去。

他要大谢袁阮——这份大恩他无以为报,无论袁阮想要什么他都会尽全力去满足。

 

店里很安静。江烁下了楼梯往后院袁阮房间走,发觉那房是落着锁的,与他们动身之前没有变化,显然袁阮回来后还未来得及回房。江烁叫了袁阮几声,没有回音;走到花房,门是开着的,里头却并没有人。

奇了怪了。

 

江烁只好重新上楼去敲白开房门。白开房里点着灯,他叩了叩门,“白开,白开?小阮和你一块吗?”

里面没有答话。江烁站了一下心说该不会是那两个人一忙完接着就滚上了床?侧耳听了一下却又觉不像,因里头安静得很,着实不像白开那厮办事风格。

“白开?你们没忙着我就进了?”

江烁最后问了一句,里头依然没人接话,他便推门进去。

 

白开房里最是干净齐整,到处打理的井井有条,即便秦一恒那般仔细规整之人也要自愧弗如。江烁往里走,看到米白的床帐全部放了下来,心道原是办完了事已睡下了。

总不好扰人清梦,江烁便想悄悄退出去。尚未挪步,就见帐中悉簌动了两动,白开掀开帐子一角,“小缺,打扰别人好事可是要被踢蛋蛋的哟。”

江烁见他只披了件素白亵衣,放肆坦露着大片黝黑匀净肌理,发辫亦已解散,眯眼笑意玩味似是一如往昔——

——却又仿佛有哪里些微不同了。

 

江烁一时有点吃不准,不知他们到底在做什么——看白开这样子似是好事正酣,却未免也太安静了些……

“你们……开始了吗?”他尴尬道,“对不住对不住,我急着想跟小阮道个谢,那你们先忙、先忙,我晚些再……”他一边说着一边往后退,奇的是听了他这番话后帐子里的袁阮却一点表态都没有——依常理即便此时羞于见人,怎么也应出言应和一声。

江烁心里稍稍起疑,却见白开又撩开帐子钻了回去——只这一瞬,让他看见从帐口一闪而过的……一节白骨?!

“白开?!”江烁一嗓子叫出来,白开钻出来回头看他,见他抖着手指向床帐,“你你你……你床上放的什么?”

“我床上还能放什么?”白开失笑,继而大笑,“我床上放的当然是我自个儿媳妇,”他一把掀了帐子,放声笑道,“袁阮,看你掌柜的不认你了,哈哈哈!”

 

江烁看着白开榻上一具完整尸骸,白骨森然,一时僵立当场。



 

“那是……什么意思?”

江烁与刚刚苏醒身体尚还虚弱的秦一恒坐在白开房中茶桌前。白开落拓披衣靠着床柱,“就是这个意思,这就是袁阮,种完咤莲后的袁阮。”

“咤莲吸了他全身灵力,莲须深入骨肉缠在脏器上,把他消耗殆尽,拔了之后整个人血枯尽骨。”

“能明白那种感觉吗,他在我怀里慢慢变轻,散成一堆骨头的感觉……喔不能,他就是为了不让你们明白那种感觉,才勉为其难让我领教了,”白开挑唇一笑,“终身难忘。”

江烁感觉一阵眩晕。他从没想到过要一命换一命。

“我早该想到的……”他喃喃道,“哪里有那么便宜的事,用朵花就能救人了……可怎么把小阮搭进去了……是我要秦二回来的,用我、用我的不就好了……”

秦一恒按住江烁的手,抬头直视白开,“是我欠了小阮一命,我会还。”

“秦二你干什么?!”

白开也望着他,“多有意思,命都能换来换去那干脆我和小缺打个商量,一个月里头单数还袁阮双数还你,摊到闰年算小缺倒霉,亏一天,那多好。”他走到秦一恒面前微微压下身子与他对视,“……他费尽心思给你攒了这条命,我求求你,稀罕着用。”

“我知道,我知道,”秦一恒闭了闭眼,“我知道活过这一回有多不易,我不会负了他这番牺牲……你们没有理解我的意思。当年…袁家败落是有原因的。江湖疯传袁家有一门可越生死轮回的逆天秘法……其实并非空穴来风。”

“我不晓得小阮自己知不知道这回事,但是袁家败落时袁老爷子将他送出来,是凭着和你师傅的旧交让他摸索着来到咱们店里,希望我们能帮衬一把。”

“袁家的事你师傅和我爷爷都知道不少,尤其你师傅和他家渊源颇深;老爷子必是吃准了我们——尤其是你,要看在他们那一辈人情债的份上好好照料小阮。”

“而袁家现今除了小阮外,同辈其实还另有一人尚存于世,叫做袁阵;而我正巧认得……”



 

…… ……



 

小雪节气,气寒而将雪也。

白开自后院挖出一坛新酿酒,风风火火跑回大堂,“嚯外面冻死了,我看着马上就要下场大雪。”

“你可舍得把这酒拿出来了。”江烁一看他手里坛子不由得眼里放光,“看来也是冻的不轻快。”

“废话,不光天冷身子冷,”白开狠狠叉起两个指头指着在柜后翻看账目的秦一恒和作无辜状的江烁,“娘的看着你们两个老子更冷了,从里往外透着冷。”

秦一恒江烁闻言打量他几许,心下颇感无奈——这人本就削瘦高挑,打从数月前将袁阮送到袁阵那里后更是日渐形销骨立起来。

袁家秘法自不能留他们外人观摩,想要让袁阮重回他们身边就只得暂且将之全权托付给人家。许是捞回生机,半年里白开精神倒是极好,只是身体却越发削减,真个为伊消得人憔悴。

江烁略有不忍地看着白开尖的似能削葱的下颌,衬着修长颈项上围着的一圈兔裘,愈发显得单薄,“小阮也会回来的,这不都给他堂兄弟那里送去小半年了?怎么也该快了。”

白开不再搭理他们,自顾自拍掉酒坛口上泥封,深深嗅了一口,“香……”

秦一恒收了账本,江烁举起舀勺;白开捂住坛子,“干嘛干嘛,二对一?明抢?”

“哈哈,”江烁与秦一恒对视一眼,笑的不怀好意,举着舀勺不断靠近形容猥琐,“抢的就是你,你叫破喉咙都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操了还有没有王法了!”

正闹将着,大门外传来“叩叩”声响。秦一恒高声应道“里边请”,大门随之被推开一条缝,紧接着一个人影飞快闪进来,又飞快把门合死,把那凛冽寒风与欲雪天幕一并拒之门外。

“嗬,今年冬天真冷,是吧……”来人用条浅荷茎色的围巾把大半张脸都包进去,话说的含含糊糊,只留一双鹿似的点漆眸子忽闪忽闪,在门边呵气跺脚上窜下跳好一会儿。

屋内众人齐齐看他,他仿佛这才觉到稍有不妥似的,尴尬动手将围巾一圈圈解下来。

“这么冷的天,有没有点能暖身的东西啊?”他扯下最后一圈围巾,抻长了脖子往三人处看。

白开抱着酒坛,一瞬不瞬盯着他。

“…有,有!”江烁先反应过来,手忙脚乱去够桌上盖碗,却手一抖全碰了个底朝天;秦一恒眼疾手快接住一个,又强行从白开手里夺了酒坛,倒了半碗出来。

绿蚁浮新酒,红泪消陈烛。

那人喜滋滋上来接了碗,正要仰脖干了,却见白开直直盯着自己的模样,不觉莞尔。

他探身又倒了一碗酒塞到白开手里,用自己的碗与之一碰,轻“锵”一响。

他笑眯眯道,“在下袁阮,袁氏单传饮绿是也。初来乍到如有冒犯,万企海涵。”



 

晚来,天欲雪。

能饮一杯,无?

(正文完)



 

【Free Talk:

宾馆里空调好冷!!昨晚摸黑在平板上艰难敲完这一章时已经冻的跟白开一样了!!从里冷到外啊TAT

然而我并没有酒可以喝来暖身子_(:з」∠)_

只想说感谢一直包容这个糟糕故事走到这里的你,一直忍到“正文完”真的是辛苦了TAT

我实在是个剧情苦手长篇废TAT虽然也并不长……但也渣出了一定境界orz不管怎么样能看到最后的你都很了不起啊TvT

太感谢!!

然后……一点点小说明?

最后这一章不是电脑打的比较仓促,段落格式什么的可能会很别扭请见谅QAQ我之后再调整orz

再就是结尾处用乐天的《问刘十九》被我奇葩地断了句……是这样的,“能饮一杯无”中“无”只是个表示疑问的语气词,大概相当于“么”或“吗”这么个作用所以就有了那个奇怪的断句标点……这只是我自己的曲解啊啊没有任何参考价值的请不要在意TAT!!

然后……后面还会有两个番外的样子?我个人会比较喜欢肉番(肉番即正义啊!!),不过还是希望还愿意看番外的亲能说一下想看什么样的番外_(:з」∠)_(拜托理理我不然会很寂寞的TAT)我记得之前有人提到朋我番外来着所以会想写一个……天使们有什么想看的就告诉我啊TAT割肉撒糖什么的我会很努力的TvT

那……就这样吧?

谢谢你看到这里!谢谢!!TvT】


 

【附录:

各章标题引用出处:

[壹]绿树阴浓夏日长  出自 高骈《山亭夏日》绿树阴浓夏日长,楼台倒影入池塘

[贰]雨过河源隔座看  出自 李商隐《碧城三首 之一》星沉海底当窗见,雨过河源隔座看

[叁]墙头雨细垂纤草  出自 张蠙《夏日题老将林亭》墙头雨细垂纤草,水面风回聚落花

[肆]何用别寻方外去  出自 韩翃《同题仙游观》何用别寻方外去,人间亦自有丹丘

[伍]此花端合在瑶池  出自 陆龟蒙《白莲》素花多蒙别艳欺,此花端合在瑶池

[陆]世间安得双全法  出自仓央嘉措《?》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柒]钟鼓楼中刻漏长  出自白居易《紫薇花》丝纶阁下文章静,钟鼓楼中刻漏长

[捌]又得浮生一日凉  出自苏轼《鹧鸪天》殷勤昨夜三更雨,又得浮生一日凉

[玖]昨宵魂梦到仙津  出自项斯《梦仙》昨宵魂梦到仙津,得见蓬山不死人

[拾]唤起醒松说梦些  出自辛弃疾《鹧鸪天》娇痴却妒香香睡,唤起醒松说梦些

[拾壹]卧后清宵细细长  出自李商隐《无题》重帷深下莫愁堂,卧后清宵细细长

[拾贰]青鸟殷勤为探看  出自李商隐《无题》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

[拾叁]满目山河空念远  出自晏殊《浣溪沙》满目山河空念远,落花风雨更伤春

[拾肆]万山浮动雨来初  出自查慎行《登宝婺楼》一雁下投天尽处,万山浮动雨来初。

[拾伍]嗟余只影系人间  出自陈衡恪《题春绮遗像》嗟余只影系人间,如何同生不同死

[拾陆]遥瞻前方万里路  出自?《出行图》遥瞻前方万里路,福星高照到天涯

[拾柒]得成比目何辞死  出自卢照邻《长安古意》得成比目何辞死,愿作鸳鸯不羡仙

[拾捌]万人丛中一握手  出自龚自珍《投宋于庭》万人丛中一握手,使我衣袖三年香

[拾玖]愿逐月华流照君  出自张若虚《春江花月夜》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贰拾]鸡声漫唱五更钟  出自?《春宵十咏 其三》当恋不甘纤刻断,鸡声漫唱五更钟

[贰拾壹]水阔鱼沉何处问  出自欧阳修《木兰花》渐行渐远渐无书,水阔鱼沉何处问

[贰拾贰]惊风乱飐芙蓉水  出自柳宗元《登柳州城楼寄漳汀封连四州》惊风乱飐芙蓉水,密雨斜侵薜荔墙

[贰拾叁]荷露虽团岂是珠  出自白居易《放言五首 其三》草萤有耀终非火,荷露虽团岂是珠

[贰拾肆]镜花水月原非真  出自仓央嘉措《情诗其十二》此情惘然逝如梦,镜花水月原非真

[贰拾伍]浮生所欠只一死  出自吴伟业《过淮阴有感 其二》浮生所欠只一死,尘世无由识九还

[贰拾陆]雷车动地电火明  出自陆游《七月十九日大风雨雷电》雷车动地电火明,急雨遂作盆盎倾

[贰拾柒]昔年相望抵天涯  出自李商隐《无题》闻道阊门萼绿华,昔年相望抵天涯

[贰拾捌]比翼连枝当日愿  出自纳兰性德《木兰词·拟古决绝词柬友》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贰拾玖]炼成白血换骷骸  出自葛长庚《水调歌头》抽添气候,炼成白血换骷骸

[叁拾]绿蚁新醅酒一壶  化自白居易《问刘十九》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

评论(59)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