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艳

敝姓炎,单名泱。

【甘凌】浣(lft500 fo还债)

【甘凌】浣

 

BY:泱

 

*lft500 fo还债,点文  @符怀瑾  ,点选cp甘凌,关键词“拖下水、打闹”

*非史向无脑无涵小片段,bug哭求无视嘤嘤嘤嘤

 

 

 

立冬前后,江边朔风凛凛,已不可久伫。

凌统起个大早,趁天尚昏黑,避过亲兵蹑手蹑脚溜出营帐。

 

 

往年天到寒处,晨起不说千难万险,总也不是桩容易事,只是凡事总有些意外——

——凌统一个激灵从梦中清醒过来,睁眼那刻心下便“咯噔”一声,暗叫不好。

 

比心头更凉的是身下,凌统咬牙闭了闭眼,一掀被跳下榻来。

好儿郎,血气方刚。

不过纾解未及,有何难堪。

 

凌统板着脸看一塌糊涂的褥子,满脑子斩草除根毁尸灭迹的念头。

只是若真要放火烧了这一套,亲兵拾掇内务时免不了要生疑,回头变成什么更不见人的讹传……此举不妥。

若放着不管,只怕再小半个时辰就要来人洒扫,到时万事休矣。

 

今日本无事亦不操练,凌统心一横,上前三下五除二拆了那惹事的罩单,卷了那糟心的一摊物事往手里一揣,顺着营外小路往江边去了。

 

 

要不怎么说,屋漏偏逢连夜雨。

 

 

他特选了一僻静地处,见远离营地水质也清亮,便将那单子展开往水里漂;将将湿了个大略,正待着力去搓洗那块斑驳,就听一串铜铃脆响叮叮当当由远及近。

凌统手上一抖,单子险些随水流走。

 

……倒还不如随水流走了。

凌统背上寒毛都要立起,耳听那铃音就要过来,一时福至心灵,伸手掀开块浸石,把随水漂摇的罩单拽回来压在了下头。

 

“啷个早!”甘宁从巴郡出来已数年,讲话却仍时不常带出点家乡气,此时听着倒比平日还要恼人。

 

“干你屁事。”

话甫一出口凌统恨不能给自己俩嘴巴,可不就是点屁事儿。

 

甘宁浑不在意,嬉皮笑脸凑上来,“公绩体恤亲兵,大早起来就自己洗涮,蒙叔见了要夸的。”

 

“左眼看见我洗还右眼看见我洗了,”凌统被戳住痛脚立时炸了针,“恰头撇脑的……滚滚滚。”

 

甘宁那双眼,往日一桨下水带出几尾鱼苗都看不差,何况恁大一块白花花布单,上头做了什么孽都看的一清二白,只存心逗他,便改口,“咦,老子看岔咯?”

 

“麻利上军医处抓个药治治眼瞎,快走不送。”

 

甘宁了然点头,装模作样蹲下身掬了捧水,“有理有理,我先洗把脸清清眼睛噻……”凌统还没反应,他已悄悄拽住水中压在石下露出的布单一角,使力一扥,“哈哈!”

 

哧拉——

 

 

“……甘兴霸,你啷个不去死!”凌统音都串到不知哪里,怒从心头起,一把把那匪类推开;甘宁不提防一屁股坐到水里,湿个通透,“老子哪里晓得啷个不吃力……嘛啊洗也洗不出咯,赔你个新的嘛。”

 

“什么叫洗不出,”凌统恼羞成怒,“什么叫洗不……”他抬脚欲踹,甘宁屁滚尿流往后躲,凌统迈步前追,一脚绊在那半拉搁浅在水中的布单,摔得水花四溅。

甘宁赶忙去扶,凌统顾不得往下滴水的头发,反手就将他摁到水里,扯过旁边撕烂的半块单子三两下给他反剪了两臂绑在背后。

 

甘宁自认理亏不敢造次,待挣扎着从水中站起,却见凌统已一路奔回营中。

心下隐隐觉得大事不妙。

 

 

果不其然。

甘宁湿哒哒回到寝帐,榻上已遭了劫,凌统只剩给他个光溜榻板。

已是仁至义尽,好赖留个睡处。

 

 

 

晌午军医处收到匿信一笺,上书:

 

“秋冬温燥,火旺湿热,扰动精室,何医?

 

辛秘毋与人知,宁不胜感激。”

 

 

END

 

评论(29)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