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艳

敝姓炎,单名泱。

【赤雪】天后(收录于赤练吧刊《火赤链·百合并蒂飒秋寒》)

(上半年投的练姐百合专题吧刊,前两天发现刊子已经出啦就把文字版整理上来><)

 

 

【赤雪】天后

BY:泱

*现架,BGM刘力扬《天后》

 

[1]

大一新生入学,本地大小报社记者长枪短炮全副武装,早早恭候在艺大门口;就为了拍个雪女进校门的绝佳镜头,硬是让人来来回回走了四趟。

有些人大学四年活成一个传说。而有些人还没进校门,传奇已经领先一步人尽皆知。

军训按学院分连,自由活动时都巴巴往舞院的连队张望。
开玩笑。
自幼习舞小小年纪就名声大噪,凌波飞燕一舞倾城,艺大舞院一路厮杀抢下来的新人王。能跟这么个人物同届,上辈子不说拯救了银河系,也是推进了寒武生物大爆发。

——当然,这心声来自艺大本届广大男同胞。

[2]

而拯救了银河系的也确实另有其人。

雪女入学时的长枪短炮是够惊艳,但往上数两届,戏剧院表演班三年级还活着一神话。那入学时才真叫万人空巷。

三年级表演班一众妖孽不论男女,都自称银河护卫队。

[3]

赤练十六的时候接了第一部戏,女三号,生生把女一女二压制的皮毛不剩。
一炮而红的小女星接受采访时随口一提心仪学院是艺大,结果到她高考时报艺术生的特别多,冲得艺大那年分数线比往年愣是提了二十分。

新生入学那天盛况空前。赤练没躲也没藏,一路被咔嚓咔嚓也毫无异议,心情好了还能给个回眸一笑的特写。本来么,遮遮掩掩躲得了一时以后还上不上课了?不如一气让那些人看够了拍足了,凡事都有个新鲜劲儿,过了就好了。
这点事赤练心里门儿清。

有些人天生带着女王属性加成,后天练不来。

后来着实好了些,赤练虽说依然是众星捧月的焦点,正常学习生活倒也不至于受干扰。
只不过此后两年艺大再没有过任何系花院花校花。赤练一花障目。

直到第三年来了雪女。

[4]

其实表演班早有人前去一探究竟,也小小的惊艳了一把。
但回班再一看自家大姐头,不得不感叹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赏你一巴掌。

小姑娘正值韶华锋芒乍现,好似一匹新织成的缎子流水样的淌,月光站在上头都打滑。
而赤练是那种经了大风大浪的。想混娱乐圈的总是更容易染上风尘味,赤练浸淫其中深受其害,偏偏是个登峰造极的,玩味着一股肃杀的艳丽。
张致妩媚,却不容推拒。

练功房里挑群舞的时候她第一次见雪女真人。虽然八卦满天飞照片也在朋友圈刷了好几轮,但怎么也不如亲眼所见来的客观实在。

挺纯的。
赤练看了第一眼这么想。

虽然画着小烟熏,看人时抬着小下巴。
但还是挺纯的。

[5]

戏剧院和舞院合作了个新本子,排的是《聊斋》里头的《香玉》。讲的还是那一套,书生花妖,情到极致鬼神通达。
有意思的是这里头的花妖有两只,一只白牡丹一只耐冬,化作白衣红衣两个姑娘;原著里头白牡丹和书生郎情妾意,耐冬则是本本分分的红颜知己。那个年代不时兴防火防盗防闺蜜,耐冬和书生谈人生聊理想不逾矩,和白牡丹姐妹情深感天动地。
古人情意大多矜持,可也坦荡荡。率直的可爱。

戏里有大段大段的舞蹈,按理来说不可能让新大一来做;可在练功房挑群舞的时候,雪女还是被安排在了里头,最后被选为戏里表现白牡丹香玉的舞蹈的领舞。

并不是太意外这个结果。雪女当时的注意力集中在那个演红衣耐冬的女主角身上。这是她第一次亲眼见赤练,打从入学起就不断被人明里暗里比来比去的大众女神。

虽然难以启齿,但她承认自己要和这个人相提并论的话似乎确实有那么一丢丢不够看。

那天赤练穿了一条榴红的连衣裙裤,走起路来摇曳生风。她的衣服很多,那条裙裤雪女就见她穿了那么一次;赤练后来穿过那么多华服走了那么多红毯,每一身都价值连城璀璨夺目,但雪女觉得都不如那条裙裤好看。

——像个气势如虹的天后。

[6]

戏就这么快马加鞭地排起来了。雪女是整个剧组里唯一的一年级生,时间异常紧张。作为领舞排练回回必到,在练功房和剧场常常要忙到深夜。一个月下来被记的旷课旷宿赶上别人好几个学期多。

与众不同总是风言风语滋长的温床。枪打出头鸟,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排练的缘故,雪女有时回了宿舍也已经很晚。很偶然的机会让她听到舍友的抱怨,说她深夜晚归扰人清梦。

“既然那么爱显还回什么宿舍,和戏剧院学长们搞好关系还愁晚上没处住么。”

雪女愣了一下,没由来忽然想到赤练。
那么炫的一个人,就是在这样的诋毁与中伤中长成如今居高临下的模样?

她笑笑不作声。拿了自己的东西开始住练功房。

[7]

第一次完整彩排之后剧本发现了很多纰漏,尤其是和舞蹈的衔接不融洽。编剧和编舞焦头烂额地改本子,带着一干主演天天泡练功房看群舞效果。

赤练倚在把杆上拿着新剧本扇风。六月天,不安空调风扇的练功房像个大蒸笼,到了晚上也降不下温来。赤练看着还在一遍遍练习的群舞,觉得哪一个都是脱水前兆。
演黄生的和演香玉的刚过九点就屁滚尿流地窜了,只剩赤练跟编剧编舞守着一屋子湿漉漉的姑娘。赤练觉得自己没那么大瘾在这挑战抗热极限,但却始终没法把眼从领舞的小丫头身上挪开。

雪女和其他姑娘一样把长发挽在头顶,露出颀长的颈子,汗涔涔的,像个落难的天鹅。

狼狈的,骄傲的。
赤练想,真是有意思的丫头。

[8]

赤练一直看到排练结束。编剧和编舞争吵着离开练功房,群舞的姑娘们互相搀扶着三三两两往外走。
赤练这时才发现身上的衣服全都湿透粘在皮肤上。真可怕,居然一直没有知觉。

雪女拿着室内帚打扫地板,并没有要走的意思。赤练优哉游哉从手包里摸出烟和火机,点上深深吸了一口,才觉得活了过来。扫地的丫头眼神如刀射过来,盯着她手里的烟冷着嗓子道,这里不让抽烟。

那我要贿赂贿赂你呢?赤练冲她摇了摇烟盒,笑容晃眼得让人没法拒绝。

雪女拄着扫把看她,说,我不会。

一回生二回熟。
赤练又吸了一口后掐灭手里的烟,轻曼向对面姑娘呼出一口薄薄的雾。掩藏在烟雾之后美丽的脸,雪女微微晃神;她听到她说,你看,这不是也吸进去了?

如何?味道还好?

很香……雪女模模糊糊地想,八成是那个人口脂的味道。

[9]

怎么会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跟她走了呢?
雪女百思不得其解。

赤练在练功房见她一直没有去意便主动提出作为学姐有送学妹回宿舍的义务。雪女指了指角落的瑜伽垫,就看见这人修的细致高挑的眉跳了一跳。

赤练申请的双人间。雪女跟她进门时小声说了句打扰,然而里面并没有人。
另一个去外面的剧组实习了。赤练说。
雪女看着她,想着怎么会有人比你更先找到剧组。

我已经签了公司。赤练坐在床上微微一笑,看穿了她那点小心思。
你可以一直住在这里,明天回去把你的东西收拾收拾带来。

这也是学姐的义务?雪女反问,眼神剔透。就算是学姐,也有不少学妹争着要来吧?
我何德何能?

赤练一愣,继而大笑。
因为你长得比她们都好看啊。赤练探身,轻佻地拍了拍她的脸。我就是看中了这张漂亮的小脸蛋,不行吗?

[10]

风水轮流转。

雪女坐在观众席上看赤练一遍遍走台,台词冗长繁复。

舞蹈部分已无大碍,群舞只有在正式彩排才会到剧场来。雪女坐在观众席等赤练收工,休息间歇往舞台上递晾好的胖大海茶。

淑德贤良,孝悌大方。
赤练在台上对她做出口型,勾唇一笑。

雪女听见自己的心跳。

[11]

人际关系忽然好了很多。雪女想八成也是托了那人的福。
和师哥们搞好关系是小婊砸,和女神师姐出双入对倒是都围上来。

赤练哂笑,是她们想太少。
不过也好。赤练挑着她的下巴深情款款,有姐一天就罩你一天。

哎唷我的大女神、大天后、大明星~~
要你罩。
雪女笑骂。

[12]

公演的时候座无虚席。雪女在大幕里候场,看赤练在台上且笑且嗔,别无有他。
台下万众屏息,随她嬉笑怒骂。

群舞上场,雪女起手——
——如果可以让你更加光彩夺目。

舞毕,戏终,落幕。
掌声雷动。
 
谢幕时赤练拉起雪女的手,向台下深深三鞠躬。
满场尖叫“赤练!雪女!”。弯腰又起身的瞬间,雪女偷眼看她,长睫矜垂,虔诚满面。

她的舞台。

[13]

舞台上的赤练有一种强大的气场,举手投足皆是万众瞩目。

有的时候雪女会想如果没有那张脸,赤练的表演会失色多少。她看了赤练在台上演过很多个角色,渐渐发现其实那张美丽的脸并非要因。而在那之下能够容纳那么多迥异个体的灵魂,才是使她立于不败之地的真正缘由。

她想,赤练真的是一本很有意思的书。张扬的封皮,妩媚的腰封,而翻开来看里面的每一页,却都不一样。
她很想仔仔细细地去读一读。
她跳了那么多年的舞,发现原来有比舞步更美妙的事情。

在她读完她第一个篇目,满怀着无限期许跃跃欲试地准备翻开下一页时——

——丫头,姐要走了。

[14]

青春旅途中总有些人的退出突如其来。没有人会有一个无悔的“当年”,有的告别只有未及出口才能永垂不朽。

只是雪女以为当时说“有姐一天就罩你一天”的人,不至于这么匆匆。

赤练出演的话剧大多反响热烈,本来她的年级决定了她已结束了应有课程,签约的公司决定让她提前出道。

赤练告诉她的时候行李已经装好。雪女“哦”了一声,并没有太多表示。
也来不及。

赤练带雪女最后去了一次校剧场,搂着她的肩坐在舞台边上。
她指着台下空荡荡的观众席,说很多人觉得演员的感情丰富又充沛,其实我觉得根本不是这样。
演员的感情最贫瘠也最苍白,所以才能让那么多不同性格的不同角色把自己填充起来。

她转过头看着雪女,可是舞蹈不一样。
每一支舞跳的都是你自己。你的喜怒哀乐,别人跳不来。

她把自己的额头抵在雪女的额头上,轻轻笑了声,说,丫头,谢谢你。

谢谢你让我不再苍白。

[15]

雪女想,美人讲话总是更有煽动力一些,要不怎么会有妖言惑众。
险些就要信以为真,被她一骗许多年。

赤练红的顺风顺水。不出五年在国内打响名号,出道十年拿下国际重奖。

她看她的电影,每一部都有碟片收藏。
还有她出席的活动,综艺,访谈,颁奖。
她统统看过。一期不落。

她看着她在荧幕彼端走过长长的红毯,在尽头处款款回首,目光穿过漫长路途与拥挤人海,透出那方屏幕。
望着她。

 

 

其实是你给我更多光彩。
过去与现在,并将永久歌颂的——

我的天后。

 

END

 

评论(8)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