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艳

敝姓炎,单名泱。

【伞修伞】末流童话

【伞修伞】末流童话

 

 

BY:泱

 

*一个既不严肃也不好玩的短小脑洞(如果跟哪位撞梗了请务必告诉我果咩orz

*流水无趣,不科学,不现实,莫深究orz

*文如其名,末流、童话

 

 

 

 

叶修的私人本桌面上出现了一个从没见过的图标。

 

右键,没反应。

 

广告?病毒?恶意入侵?

杀之。

 

打开杀毒软件,电脑干干净净健健康康;切到软件管理,图标整整齐齐规规矩矩。

——就是没有这个生面孔。

 

我可是好人家的软件——我没有后台。

你只是一个程序而已,至于的么。

叶修的鼠标在图标上转了两圈,心想。

 

那个图标低调地缩在屏幕一角,安详的像是桌面上的一个图案。叶修没有强迫症,但也不能忍受一个未解之谜莫名其妙躺尸在自己的本子里。

反正电脑里的东西随手备份,点开看看又怕什么,豁出去不过重装系统,重装之后又是一台好汉。

 

左键,双击。

苏沐秋连读一个条的时间都没给他,就这么毫无征兆地掉在屏幕底,骑在了任务栏上。

像是等了很久似的。

 

这什么软件,怎么连加载时间都没有——

 

——你以为我会吐槽这个吗!

 

叶修看着等比例缩小的苏沐秋从任务栏上跳起来背对他夹着腿跪在桌面上,一副硌了蛋的模样,一时间愣在屏幕前。

半晌他摸了根烟,忘了点,塞嘴里叼着,烟屁股在嘴里咬的稀烂。

 

这是什么?桌宠吗?谁开发的?恶作剧?这玩的过分了。

怎么会拿苏沐秋跟他开玩笑。

 

桌宠苏沐秋跪了一会,大约是缓过那阵难以启齿的疼痛,撑着膝盖站了起来,开始东张西望。

 

叶修虽然对桌宠开发者怒火中烧,声带却脱离了大脑管辖,上下唇一碰,一声“沐秋”已是覆水难收。

苏沐秋闻声回了头,看到他,也是一愣。俩人隔着屏幕遥遥相望,欲语还休,同步词穷。

 

但最终还是苏沐秋适时地打破了沉默,“你的烟嚼烂了,马上就要掉下来。”

 

“什么?”叶修一张嘴,烟“吧嗒”掉下来。

 

苏沐秋一摊手,“你看。”

 

叶修几乎贴在屏幕上,“你是什么?桌宠?智能的?”

 

“我是你爸爸,”苏沐秋冷静地说,“乖儿子,你离电脑太近了,狗眼还要不要了。”

 

“……”叶修沉默了一下,“你的开发者是谁?语言指令编写的很好,像极了,连嘴贱的部分都特别还原。”

 

“如果我是开发桌宠的,我会选择用Q版的动漫形象,而不是真人等比例缩小,”苏沐秋说,“醒醒儿子,要不就现在回床上去睡一觉,睡前看看安徒生童话什么的,放飞你的想象力,接受生活中的不寻常,好吗。”

 

叶修立刻起身躺到床上,掀了被子蒙住头,电脑也没关,从善如流得让人心慌。

桌宠苏沐秋就对他言听计从的样子非常不适应,忍不住出声道,“这么听话着实不太像你……你真是叶修?”

 

“如果你真是苏沐秋的话。”

 

 

事实证明电脑里的那位似乎真的是苏沐秋。

 

叶修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接受了这个超现实的现实。老伙计苏沐秋卷土重来东山再起啦——不过被关在了电脑里,以一个桌宠的形式活跃在了屏幕上。

叶修和他讨论过有没有什么方式能让他从那见鬼的高科技里出来,鉴于这种情况的离奇性已经远远超出人类对世界的认知,叶修甚至突发奇想把笔记本侧过来试图把苏沐秋从USB插口里倒出来。

其结果就是苏沐秋一个不防备被他甩到了屏幕边上,摔得眼冒金星。

 

“你下次有什么打算能不能提前跟我说一声?”苏沐秋躺在任务栏上,“我觉得我被你摔出脑震荡了,我要吐,呕……”

 

叶修感到非常抱歉,“住口!忍住!你给我上回收站吐去!”

 

苏沐秋抱着回收站的垃圾桶干呕了两声,突然“咦”了一声,把手伸了进去。

把叶修恶心得够够的。

 

然后苏沐秋抓出了一把马赛克。

“可以啊老叶,”他说,“我都不知道你还需要补钙。”

 

“……”叶修看着那堆马赛克,“不,其实这是混在正常向里面的。所以它们在回收站。”

 

“你还看正常向?”

 

“那不然呢?你不在我自娱自乐一下还不行了?总得给人留条活路吧。”

 

“可以的可以的。”

 

叶修把那些东西彻底清除,苏沐秋在旁边看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叶修忽然觉得有点不太好,“你不会打算在里面把我的盘都翻一遍吧。”

 

“你居然这样想我,我对你真失望啊叶修,你觉得我是那种人吗?”

 

“你是。”

 

“……”

苏沐秋不太想跟您说话,并自己关了机。

 

 

不过这个问题既然已经摆在了台面上,就不得不解决一下。

苏沐秋的意思是,既然他现在回来了那么叶修同志也可以挥别小电影对着真人嘿嘿嘿了;叶修表示这有个卵用,他不一样是要对着屏幕撸。

 

“比起桌面我还是觉得小泽老师好看一点,”叶修一挥鼠标,“行开,哥要研究人类学了。”

 

苏沐秋摁着文件夹不让他打开,“你有这闲工夫不能多去关爱关爱队友吗,不能写写方案吗,不能研究研究新版本改动吗,整天琢磨这种事儿你龌不龌龊,猥不猥琐,嗯?”

 

“马上就要夏休,小安和小乔都已经飞走了,我感觉我都能听到包子他们屋在摇床了, 你打算怎么着,出来跟我干一架?”

 

要是出得来还干什么架。

 

 

虽然很操蛋,但这一切确实降临了。渐渐地叶修习惯了电脑里的对象,苏沐秋也终于把叶修电脑里所有的存货拖进了垃圾桶。

包括网盘。

 

叶修习惯了把电脑开着放在床头睡觉,苏沐秋说他早晚有一天会辐射出脑癌,总是在他睡着后自己悄悄把电脑关掉。

 

日子如果这么过下去似乎也未尝不可,他们甚至已经在考虑怎么委婉地让苏沐橙也知道这件事情,并接受这个不入流的玄幻小说一般的现实。

但是现实总归是要现实一点的。

 

那天叶修照例开着机跟苏沐秋扯淡,苏沐橙路过门外,在打电话。

似乎在聊感情问题。

 

苏沐秋立刻指挥叶修贴到门口去窃听。

 

叶修去听了。苏沐秋趴在屏幕上,拼命想要获取重要信息。

简直恨不能破屏而出。

 

开什么玩笑,妹妹要恋爱了哥哥居然还一无所知?

 

叶修听了一会皱起眉头,“不对啊,她这不像是恋爱……这是在安排相亲吗?”

 

“啥?”苏沐秋一个没撑住“咣”地发出一声巨响。叶修回头,一脸卧槽。

 

苏沐秋从屏幕上摔了下来,碰翻了电脑桌上的杯子,又带倒了桌子前面的椅子。

似乎又要摔成脑震荡。

 

叶修把他扶起来,“你要吐吗?”

 

“我还行……开门我要跟她谈谈。”苏沐秋摔得龇牙咧嘴地让他架着。

 

“……”

 

“……”

 

两个人对视一眼。等比例,有实感。

 

“你爬出来了?”

 

“换个词怎么样。”

 

“你承认吧你就是个死妹控,”叶修把他摁翻在床,“一听是沐橙的事就爬出来了,啊?”

 

苏沐秋翻身压过去,忽然笑了,“我怕她给你安排相亲,行了吧?别吃妹妹醋。”

 

“滚蛋。”

 

 

 

 

看来这不是玄幻小说,叶修想,这是个不入流的童话。

 

童话故事总是有好结局的,不是吗。

 

 

END

 

 

(末尾嚎一句:

沉迷基三荒废码字很久了,所以有没有不嫌弃手残的pve鲸鱼?求带啊求带TAT以及坐标电五四合一,躺平求各种亲友TAT)

 

评论(36)

热度(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