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艳

敝姓炎,单名泱。

鲜虾鱼板(一)

鲜虾鱼板

 

 

BY:泱

 

*我居然开始渣原耽了快拦住我(捂脸

*脑洞人设来自谲叔 @谲弈 和我(猜猜谁是攻—v—

*古架短小胡言乱语情节喂狗,为什么叫鲜虾鱼板因为是大侠和老板的故事w别怀疑这就是个小肉文(啊呸

*电五四合一娃娃鱼一条求波亲友(你等等

 

 

 

 

用罢晚饭厄兰就隐隐觉得要坏事。那种身子里空落落到心发慌的感觉太熟悉,每回瘾上来的时候总是这一套。只是算算日子似乎又提前了不少,本以为那一撮少说也得管到下半旬,没成想没成想。

好就好在那瘾虽磨人但不至于冲昏头脑,尤其发作起来温温吞吞前奏极长,厄兰有足够工夫指挥伙计收拾东西关门打烊。这几日生意癞兮兮,客官没几个全是打尖儿,个顶个的行色匆匆,叫碗面囫囵吞了就走。厄兰懒得再伺候,横竖这月进账可怜怕是要倒贴私房以补家用,也就不在乎早关门这一时三刻,收拾停当之后打发伙计们回后院歇了,自己坐在大堂一口一口地抿杯里冷茶。

他本不是自持之人,只是近来发作的着实有点紧凑,再不自制也得惜命,想着能捱过去便先捱着,拖过一阵是一阵。眼下若是回房只怕挡不住诱惑怎么也要吸上两口,留在大堂里一会发作的厉害失了力气便是想回去拿也拿不来了。捱到天明就算过了这一轮儿,待到明日伙计们出来他只说半夜在大堂对账对的晚了睡过去便好。

 

他这算盘打得啪啪响,只是没想到这当口却突然来了人。

那叩门声三响一停规矩得很,厄兰身子半软着一点点挪起来,定神扬声道了句“小店打烊客官若是打尖儿还请另寻别处”,外头不再敲门,只听得一男声沉稳道,“住店,有房便可,劳驾了。”

厄兰无法,只得一步一步挪去卸栓开门将人放进来。来人身量颇高,鸦青披风连着兜帽看去足比厄兰高出一个头来;厄兰这厢正自强忍着体内空乏无力,费劲把门栓挂好,门后拿板子压上,“房是有的,上房也有,只是伙计们都睡下怕要怠慢了客官,您稍等,我这就给您叫人收拾收拾……”正说着手上一软,板子直往身上倒,让那人拦了,搭把手压在门后。

 

厄兰低低道了声谢,那人往里走着褪下了兜帽,“不必麻烦了,掌柜的开间上房我自去便是,”回头又问厄兰,“后院可有柴房能烧热水?”

 

——无怪生得那般高挑,原不是中原人。厄兰望着那人五官锋利线条分神想,看着像北边来的,官话说的倒是利落,“有的,我领您先去房里。”

 

简直的横生枝节。厄兰领着人往楼上走,手上颤的烛火几乎都要给他晃灭,身后客人终于忍不住伸手给他扶了一扶,“掌柜的身子不适?”

 

“……让您见笑了。”厄兰干笑两声,眼瞅着上了二楼离自己卧房越来越近,只觉那瘾像钩子似的从体内深处攀升上来,精神也恍了一恍,仿佛都能嗅到房中传来解他此刻苦难的救命香气。

 

“掌柜的,哪一间?”那客人举起油灯照了照,厄兰恍恍惚惚给他开了扇门,“这边。”

 

“多谢。”那客人等着拿他手中钥匙,厄兰定定攥在手里双眼发直望着自己房门,客人唤了他两声,“掌柜的?掌柜的?”见他不理只得伸手去拿,触及厄兰皮肤竟觉摸出一手湿冷,不知这人如何在深秋天气发了这么大的冷汗。

他心觉不对,手上用力挟肩将厄兰带入房中安置在椅上,随身包裹往桌上一搁,俯身查看厄兰情况。

 

厄兰这厢正发作的厉害,挣扎着要起,那客人快手点了他几处穴道,厄兰栽回椅中,体内气息滞的他回了分神,那客人道,“掌柜莫怪,在下见你神情委实怪异这才冒犯,敢问掌柜可是犯了病症?”

厄兰眨了眨眼,那人深目细细打量了他一番,伸手搭脉,“得罪了。”

 

这一搭脉非同小可,厄兰纷乱神智忽的一惊,就见那人眉梢一跳,“怎么在你身上?”转身自包裹中摸出只小瓶倒了粒药丸,喂厄兰吃下,这才给他解了穴道。

厄兰噎了一噎,咳嗽两声方抬眼望他,“客官与我萍水相逢,怎知我身上什么症候,还能对症下药,莫不是给我遇上了神医。”

 

“鲜涎。”那人捡了另一把椅子坐下,“你有瘾多久了?”

 

“不过一年。”厄兰笑了,“如何,神医?我还有药可治否?”

 

“……我不是什么神医,”那人一愣,“只是这鲜涎,是我师兄制的。”

 

“那也差不离,你们同属一门,他会制药,你会解毒也没什么稀奇。”

 

“我不会。”那人直截了当,“实不相瞒,他几年前已不知所踪。我一直在寻他却无所获。这药丸是师父在我临行前交与我的,他只说师兄制了一味有瘾的慢性毒药,独绝一份无药可解,但却能用这丸子暂时压制,我去寻他便保不准用得上。却没想到……你是如何染上鲜涎的?”

 

“自愿染上的,”厄兰服了他给的药丸已缓过大半,此时神色恢复如常,露出惯有的温和笑容,“但还是多谢大侠慷慨舍药相救,既是找人少不得要在此地停留几日,这间房您便安心住着,我不给您算房钱。”他起身,“不知恩人高姓大名?”

 

“在下平阳。”

 

“平阳大侠。”厄兰朝他一拱手,“时候不早了便不打扰了。在此处如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敝人定当竭力。”

 

“掌柜的客气了,”平阳起身送他出门,“未知掌柜怎么称呼?”

 

“厄兰。”

 

评论(24)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