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艳

敝姓炎,单名泱。

鲜虾鱼板(九)


平阳上了马仍未回过神来,直到胯下的坐骑不耐地喷了几个响鼻,他才堪堪上手安抚地拍了拍它的颈子,如梦初醒,低头轻笑一声,扬鞭纵马而去。

不期然一回头,见那栈子二层窗边立着一道人影,心下不免又是微澜。

 

明明尚未远行,却已归心似箭。

 

方才在房中厄兰问他如何压制毒瘾,平阳尚在认真思索,一抬眼却见这人与自己几乎相贴。两人呼吸相闻,平阳能够嗅到厄兰吐息之间淡淡异香,不消想也知道是鲜涎的味道。

瘾已入骨,连此人吐息皆尽是毒。

 

“你不会纵着我去吸…嗯……?”

 

平阳入瘾般望着那双轻轻启合的唇瓣,循着毒药的异香着魔似的吮舐上去。

长久以来厄兰被鲜涎逐渐侵蛀的空虚感,被不同于吸食更多毒药本身的力量所驱逐,继而渐渐充实起来。

北地人特有的略带野性的吮吻和着热烫气息使得厄兰无从抵挡,平阳在这一发不可收拾的亲吻中占据太主导的地位,已不满足于仅存在唇舌间单薄的纠缠,他倾身将厄兰压在茶桌上,同时感到厄兰带着凉意的手指穿过层层发丝,紧紧扣在他的脑后——

——将他压向他。

 

这个动势太过热情,平阳脑中荒火瞬间熊熊滔天,不慎碰翻了桌上的茶杯。

冰凉的茶水漫开,浸湿了厄兰枕在桌上已然散乱的长发,耳畔难消的红热被骤然浇下。

两人手忙脚乱从桌上爬起来。平阳用拇指揩去厄兰沾在耳廓的水滴,张开手将湿了水的长发撑开挑起。

厄兰微微偏头,在那贴着自己颊畔的手腕内侧轻轻一吻。

 

“我好像找到了帮你压制毒瘾的新方法。”平阳不去与他对视,只盯着厄兰侧脸微微含笑。

 

“只是帮我?”厄兰玩味道。

 

平阳坦诚,“乐在其中。”待那发丝晾干,他收手捧了厄兰的脸,珍而重之地将吻合在他唇瓣,“等我回来。”

 

 

厄兰在窗边目送平阳纵马而去,心下几分怅然几分甜蜜。原以为余生将在如跗骨之蛆的药瘾下煎熬度日,却从未想过有生之年尚能体会这般美好情愫。

而这不过是将一个人从命里择除,如此而已。

 

他以为会很难,实则不若瘾上鲜涎艰难。

而现在看来,那个从未想要与自己有上哪怕一丝一毫关系的人,在一个平阳面前,溃难成军了。

 

等你回来——

厄兰偷偷地想,一定问问你师父喜好什么。

 

 

平阳去了五日,厄兰照旧懒懒散散做着将将够本的生意,偶尔随性配点药,交给店里仅剩的知根知底的伙计,带去城中相熟的江湖医馆销了去。

第六日的时候,厄兰醒于觉察到屋中动静。

 

他挑帘起来,见折泉在桌边悠然冲茶。

 

这几日折泉鲜少与他照面,事实上自打与平阳好上后,他也没怎么再分出心去管这位少爷行踪如何。多年交情仍在,厄兰在他面前也少了遮遮掩掩的诸多心思,旁若无人地扯了个呵欠,招呼了一声,“起得早啊。”

 

“你若天天这般日上三竿才爬起来,这店怕是要开不过冬。”

 

“瞧你操得这份心,我起不来自有勤快早起的帮我打理家事。”厄兰斜睨他一眼,折泉笑着接了,珠玉墨瞳泠泠清清能映出他懒散形容,“这明里暗里说的可不就是我这个早起吃虫的鸟儿?”

 

厄兰咬了口舌头,顺话应了一声。

——只是不知他那向来早起的鸟儿今日飞到哪里了,还多久归家。

 

“这几日不见你那位北地伙计了,”折泉随口道,“平日里他起的也甚早,我总能见着他在后院晨功。”

 

厄兰披衣起来,自行到桌边提壶倒茶。折泉恰到好处递上一杯,厄兰一笑,放下壶接了过来,“竟也享上了折泉少爷的福,折杀我了。”

 

“那往后日日清晨与你奉茶,如何?”折泉含笑望他。

 

厄兰无言饮下一口,沉默良久,“怕是无福消受。”

 

“怎会?”

 

厄兰扯开话题,“泉哥儿今日怎么了,净拿我寻开心?”

 

折泉这才稍稍正形,“我今日便走了。”

 

“不再多留几日?”厄兰真心实意问道,“你向来喜欢在外头逛荡,这回玩的可不怎么久。”

 

折泉定定地看着他,“这还是你第一次留我。”

 

厄兰一时语塞。

他从未想过第一次开口留他,会是这般心境。

只比客套真心。

 

“往日你也……想我在外头多玩几日吗?”

 

“……”厄兰默然喝空了杯中的茶,只留小小茶盏在指间把玩,“我想你玩得尽兴便好。”

 

“若说……”折泉话语步步紧跟,牢牢望着他,“若说我只有同你一处时,才尽兴呢?”

 

厄兰诧异看向他,只见这人少见的专注神情,眸光动人。

这副样子若提前一年半载,只怕自己要欢喜地失心疯了去。“泉哥儿做什么这么抬举我,本也不曾收你房钱。”

 

“厄兰,”折泉不理会他的玩笑话,圈住他一只手腕,“你对我……变了么?”

 

他果真一直是知道的。

厄兰闭了闭眼,在心里为曾经的自己恭恭敬敬上了一炷香,“你我相交多年,这话从何说起。”

 

“你……”

 

厄兰一根一根掰开他圈在自己腕子上的手指,从腰间取下烟枪撷在手上,“至交好友,从未改变。”

他终于直视折泉的眼,两相对望的一瞬间,这谎再没戳穿的必要了。

厄兰亲手画下了线。



TBC


(更新 @谲弈   @Crazy尸体  下章解♂毒完结,液)

评论(7)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