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艳

敝姓炎,单名泱。

【艾路】纸位(2017.1.1 艾斯生贺)

【艾路】纸位



BY:泱


*德雷斯罗萨战役结束后

*艾斯,生日快乐





罗和他的红心海贼团船员们分别的时候拿到了一片生命卡。路飞见到过。

“啊、生命卡,有用的东西”这样一闪而过的印象。


他自己没有过这种东西。上一次直接接触到的是属于艾斯的一张,他想了很久应该把它放在哪里,这是非常重要的东西,而常理上这种轻飘飘看起来不怎么牢靠的重要物品是不应该由他亲手保管的。

但是话说回来,艾斯的东西,不管是让山治还是娜美还是罗宾——看起来不像是会丢东西的人——来保管,似乎都不太对头。

路飞翻遍了自己每一个口袋,能塞进一整个鸡腿的裤兜这种时候就显得岌岌可危。上衣时常失踪,裤衩的损坏率也日益提升,绷带这种东西像家常便饭一样缠来缠去,唯一永远不会变的只有脑袋上的帽子,死都不会出问题。

于是娜美帮他把那张薄薄的纸片非常稳固地缝进帽子的丝带里。撕开的生命卡之间是互相吸引的,他把缝着艾斯的生命卡的帽子戴回头上,就好像艾斯的行程会这样显示在脑子里了似的——

——说什么傻话。


但是不管艾斯到了世界的哪个角落,我都能找到他啦。

他确实这样想过。



在居鲁士建在山坡上的小屋里醒来的时候,萨波已经走了。

他一边吃一边睡一边想怎么赶路追上山治他们一边生气城里那个传得沸沸扬扬的狗屁谣言一边还要为和萨波失之交臂而痛哭流涕,忙得不可开交,忽然就拿到了一张纸片。

熟悉的、轻飘飘的、缺了一块的。

还撕的非常不整齐,一看就是随手扯了一个角下来。


这件事情有点奇妙,但又是那么合情合理。萨波为他赶制了一张属于他自己的生命卡,然后带走了上面的一个角;从今往后即便和这个不省心的弟弟在不同的海域里,也能随时随地观测到他的动向。

路飞把卡片珍而重之地收起来。无视他意愿就自顾自成立起草帽大船团的七位牵头人一人扯走了一片,原本毫无关系的几千号人就被这样几块小碎片关联起来。巴托洛米奥把他的那一小片生命卡供在“前进路飞前辈号”上,恭谨态度比起当年的路飞有过之而无不及。据他所说往后能够随时随地看到路飞前辈的动向简直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路飞哈哈大笑,愈发觉得这个绿色鸡冠头有趣的要命。


他们欢声笑语地往佐乌岛方向赶,路飞终于慢了半拍地想起,拿到这张纸片时是哪里觉得有点不一样了。

他从没有想过要去比较他的两位兄长,事实上老天爷也没有给过他这样的机会。很小很小的时候也许还抱怨过艾斯总是很暴力而萨波打人就不会那么痛——当然都是打他,但是后来就真的再也没有把他们两个人一起提到过。

那些年他和艾斯都以为萨波已经死了,而谢天谢地萨波没有死他又见到他的时候,艾斯却是真的不在了。

简直是命运一手策划的居心叵测的大阴谋。


两年前的艾斯在沙漠里把自己的生命卡丢给了他,然后潇洒而去;两年后的萨波在半毁的国度为他赶制了一份属于他自己的卡片,却仓促到没有亲手交给他就匆匆忙忙地离开。

长久以来第一次他同时想到了这两个人,因为发挥着同样作用的纸,因为纸张当中默许下的再一次相遇。


他端详了一下自己被撕的豁豁牙牙的卡片,与当年的那一张大相径庭。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有除了桑尼号上以外的人要关注他前进的方向,帽子的丝带上除了几个小小的针孔什么也没有了,而他也不再是那个需要把重要的东西藏进草帽才能确保万无一失的笨蛋,十九岁和十七岁之间的距离原来那么长那么长。


十二年前他疯跑过整个科尔博山脉去追那个不愿意做他哥哥的人,十年之后那个人长成最好的哥哥的模样,故作神秘把自己的信息隐藏在一张空白的小卡片里塞给他,期待着下一次的重逢。他不告诉他那是什么东西只告诉他那能让他们再次相遇,这一点就足够了,他一直都知道不论他在哪里他的弟弟总能追到他,虽然他们有着不同的冒险和自己的人生,艾斯对这一点一直笃定不疑。

所以他跑的一直比他快一点,再快一点。当哥哥的如果不做一个好榜样,弟弟要去追谁呢?生命卡是新世界才有的东西,他的笨蛋弟弟还做不了,所以,再加快一点脚步吧路飞,哥哥在那里等你。


这样的话才不会说出来。把忧虑藏在心里的,把痛苦藏在心里的,把温柔也藏在心里的,是艾斯啊。

如果说你为我做出的改变已经是不可估量的奇迹,那么会不会看到现在的我,或未来的我,愿意与这个世界和解。


会的吧,一定会的吧。

萨波已经见到了,吃下了你的烧烧果实,用着你的能力在德雷斯罗萨做着你如果还在一定会做的事情;新世界真的很奇妙,冒险越来越有趣,那个终点我势在必得。

火焰的温度从来没有消退过,没有一张纸能再指出你在的方位,我真的非常、非常想念你。


即便如此,这个世界还是这样美好。



他把那张已经撕下很多片的生命卡收起来。也许未来还会有人需要知道他在哪里,但是没有关系,他还有很大一块。

这里面一定要有属于艾斯的一片。



路飞想,再见到白胡子大叔船上的人时,要问问艾斯和大叔在哪里。

他把他剩下的卡片一分为二,一半留给自己,一半留给艾斯。

就像艾斯说的,这张小纸片会让他们再相见的。


撕开的生命卡会互相吸引。当一切结束后,他手中这一半卡片所指的地方,就是艾斯在的方向。

总要有一个能追过去的方位嘛,对吧,艾斯?



END



【TO ACE

  又是新的一年啦,今年也一样喜欢你啊,艾斯。

  喜欢你的时候是十七岁,今年已经比你大啦。

  很奇妙的感觉,和自己喜欢的人一年一年接近,然后一年一年远离,越来越远。

  我从来不是一个有长性的人,做事情三分钟热度不能更多。

  这些年唯一坚持下来的大概就是喜欢你这件事情了吧^^

  

  慢慢地开始想一件事情,尤其是萨波回来以后。

  你离开的时候,对这个世界究竟抱有怎样的感情呢?

  这么多年过去了,对这个世界的敌意有没有减少?对自己呢?可以正视自己的出生了吗?

  你与世界交手的这些年,一定能感受到吧。

  美好的事物有那么多,值得眷恋的人有那么多。

  所以,是不是与这个世界和解了呢?


  你不是会抱怨生命的那种人,我们知道的w

  没有遗憾的人生,不是每个人都有魄力说出口的。

  为你而骄傲。


  你的出生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

  我喜欢你。


  エースさん、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评论(10)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