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艳

敝姓炎,单名泱。

【白阮】屁股与性|幻想



【白阮】屁股与性|幻想

 

 

BY:泱

 

*内容RT,我的俗鄙下品无药可救(。)这是一辆突发的加班车,有个拒拿驾照的人 @现代汉方  用一个脑洞撺掇我开车上路,见图

*类型大概是公共场所和非(Non)插(pe)入(ne)式(tra)性(tive)行为,轻微Dirty Talk,背景现架大学校园,大家斟酌上车w

*最近流感多发,大家注意身体=v=(←来自病泱子的关怀

 

 

 

 

没课的下午宿舍里向来是不开灯的。

 

白开在被最小化的鼠标哒哒哒和键盘啪啪啪的声音里醒醒睡睡,每次睁眼都看见袁阮趴在电脑前面浴血奋战——等他下床凑过去看的时候觉得应该换一个词,没有浴血,也没有奋战,他看见的是一个袅娜多姿的背影和夺人眼球的黑长直,正仪态万方地读条奶人。

 

“一偿夙愿啊?”

 

“什么?”袁阮抬手把耳机碰歪听他讲话,“你醒啦。”

 

“我说你终于在虚拟的网络世界中找回真正的自我了。”白开撑在他后面看,袁阮没明白,他就用一根手指虚虚点了点屏幕,“唤醒了你心中那个沉睡的十三岁小女孩,怎么样,穿上裙子有没有一种脱胎换骨如获新生的感觉?”

 

袁阮捣了他一肘子,不幸被轻松挡下,“去你的,这年头网游玩个妖号还是什么新鲜事吗,再说为什么是十三岁小女孩,我这又不是玩了个萝莉。”

 

“因为你十三岁的时候得了一场大病,心智永远地停留在了那一年……唉,爸爸提起来就难过。”

 

“我去你妈的。”

 

“不是,你敢说你玩个女号不会被男人勾搭?”

 

“当然会啊,老子这可是如假包换的女神,”袁阮一拉视角让白开近距离看他的人物形象,温婉明媚一好女,双眼皮和内眼线里都写着“斩男无数”,“何况老娘操作犀利意识一流走位风骚,多少大兄弟拜倒在石榴裙下。”

 

“很好,这很GAY。”

 

“你特么才GAY……你就是GAY。”

 

“你告诉我你不是?”白开嚣张地隔着一层薄薄的T恤捏他咪咪,袁阮笑骂着弓身躲开,他又向下去掏蛋,“你不是?”袁阮夹着腿歪到一边去,鼠标都扔了,白开拿过鼠标在人物身上画了一个圈,“你不是?”

 

“跟这没关系好吗!再说了,”袁阮把鼠标夺回来,点着自己的人物说,“平时看你都够够的,我玩个游戏还要天天看男人屁股有没有天理了——哦我明白了,你喜欢男人屁股,所以不能理解我玩女号看屁股的心情,啧啧啧啧啧也不知道你内心里住了个十三岁的什么。”

 

“爸爸心里是十三岁的你,”白开冷笑一声,手象征性地往袁阮屁股底下挪了挪,“要看看你在爸爸心里什么样吗。”

 

袁阮捂住了屁股,“不了不了,您自己独享就行。”

 

“废他妈话。别玩了,一会去食堂吃饭。”

 

 

等袁阮关上电脑已经是傍晚,但是夏至之后天还很长,外面刚刚暗了点,空气里的热度还没有散尽。两个人走去食堂的路上就出了一身汗,进了餐厅吹上空调简直不想再离开。

 

“我能在食堂睡觉吗,我自己带枕头来,”袁阮抱着塑料椅背不撒手,“宿舍热死了,我电脑都要炸了。”

 

“玩一下午也没见你喊热。”白开站起来一点一点把他的手扒开,“在食堂睡觉,小朋友真敢想,原来喜欢这种公众场合。”

 

“卧槽,你这人能不能好了,怎么这么污秽。”

 

袁阮挣扎无果,被拖出食堂。回去路上经过体育馆又来了精神,“那里面也有空调,我们去蹭一会儿。”

白开一个没抓住人已经窜出去十米,只得跟上。夏天的体育馆格外的火爆,所有人都打定主意用剧烈运动挥霍掉身上过剩的燥热痛痛快快出一通汗再回去冲个澡好睡觉。白开进去的时候袁阮已经蹿上看台找到座位正冲他招手。

 

白开从他旁边坐下,“来都来了,不下去打会儿球?”

 

“老了,没那么大精神头了,就坐这儿蹭会儿空调挺好的。”袁阮把手垫在脑袋后面眯着眼看场上正在挥洒青春汗水的同学们,“你说我能在体育馆里睡觉吗,妈的怎么哪都比宿舍凉快。”

话音未落,只听“嗡”的一声,眼前一片漆黑。

 

“卧槽不是吧,刚说了凉快就停电?”

 

一时间怨声四起。断电黑的非常彻底,真真正正伸手不见五指,只有零星几个“安全出口”绿莹莹亮着光,还不如他妈不亮。

手机从各个角落里亮起来,发光的小屏幕汇聚在一起像河一样流出了大门。

袁阮沮丧得无以复加,简直不能相信背到这种地步。他等到人几乎走光了也没等到来电的征兆,只能骂骂咧咧地打开手机照明,招呼白开准备开路。

手机一抬照到几排之外一对摸黑亲嘴儿的小情侣,赶紧按灭了,这才发现全场没有再亮起来的屏幕。黑的心照不宣。

这他妈就非常尴尬。

 

袁阮压根不知道黑暗里有多少对小鸳鸯正就着这难得的机会暗度陈仓玩刺激。他很想走,可是现在两眼一抹黑,啥都看不见,还不敢打灯。正进退两难之际,忽然觉得有一只手神不知鬼不觉地摸到了他屁股上。

 

袁阮震惊了,一把按住那只手,就感觉到白开的呼吸拂到耳朵上,然后他听到了细不可闻的气音,“不是喜欢公众场合吗,满足你啊。”

 

(余下走 http://photo.weibo.com/2789075692/photos/detail/photo_id/4065451096292285/album_id/3946420855026247




END

评论(15)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