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艳

敝姓炎,单名泱。

【明唐】二流人物(一)

【明唐】二流人物


BY:泱

*想哪写哪



你办事,不利索,太不利索。

刘员外踱两步抬头看一眼,狠狠叹口气,恨铁不成钢:

你也是正经唐门弟子,杀人的活计怎地还不及你走报机密的本事,再这样下去你也甭打着唐门的招牌,趁早投了朝廷做个梅花卫*还能混个牢靠月饷,省得你饥一顿饱一顿在这瞎混江湖。

这话我就不爱听。

唐河拍拍胸口道:我可是摸着良心拿钱办事,咱在这行虽挤不进一流,但您指名的人我保证做的干净,您让衙门尽管查去,落下丁点马脚我不劳驾官家来抓先自废了这身功夫……只是您当初没说让我连窝端,他娘们儿孩子也没在我办事时闯进来,我当然就不去多事了——毕竟咱这佣金,是按人头给的,您说是不是这个理。

哼。

员外从鼻子里重重喷他一口气,说到底还是为了钱。

你现在若是加了价,我立马折回去给您办“利索”。

拉倒吧。

员外瞪他一眼。我不知道别人还不知道你,真计较那仨瓜俩枣你还做什么情报,和你那同门们一并敞开了接单杀人不早赚得盆盈钵满了——就省事儿吧你,能杀一个绝不杀一双。回头我看从你手底下放过去的娘们儿孩子若是知道些什么,老夫先扒了你的皮。

唐河退了一步佯慌道,您老息怒、息怒,我这就滚回去斩草除根。

说罢眼见着就要推窗驾起飞鸢,刘员外又哼了一声才讪讪收手。

做什么样子。员外道,也罢,算是给老夫积了德,留那妇孺一条生路——他家向来不睦,想来也不会同整日呼来喝去肆意打骂的糟糠之妻详谈生意经。

那可不,他在外头早另养了一户……

你又知道了!

员外吹胡子瞪眼,唐河立刻噤声。员外抬手指划半天,终于叹出来:养你探听消息,你倒什么都探。

您也知道雇我来是给您打听事儿的,何必为难我做这杀人的买卖。

唐门难道是专教你们走报机密的?!

唐河一想在理,偌大个唐家堡还真就没几个弟子做成他这样的。

于是他换个由头为自己开脱:那您不还养着我师哥,他可是正经的这个。

说着手里比了个刀的动作。

你师哥的本事不可能永远在大户里当个爪牙,既然迟早要走,那不如老夫先找好下家。你也是唐门人,付你加倍佣金顶上你师哥的活计,有什么不行的。

行行行,您是主家,您说什么都行。

唐河息事宁人准备告退,临走又回禀道:主家,我也不在大户待久,您知道的。

嗯。

我过两日要回蜀中一趟,这边的事也帮您安置的七七八八。回头您若再用着我那到时再说。

这是钱又赚够了,想回去歇一阵儿?

唐河笑开,露在外头那只眼同鬼面上那只被他改画成一道弦月的眼窝弯成一般形状。

哼,没出息。


唐河回了自己屋子,一进门骇了一跳。

唐悲水抱胸站着看他:你又要回蜀中。

什么叫“又”。

唐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般摆摆手,做不值一提状。

一年三百六十日,你有二百五十日闲在堡里做内勤。打从出师后你于暗杀技便无大进益,让你同傲生先生专心从商也不肯,只自己有一出没一出胡乱做些情报生意,四处在大户人家生意场上打零工,手里有几个钱便又回堡里打杂混日子……唐河啊唐河,你今年廿三,是愈发地出息了!

唐河听了头都大,却不敢反驳,只垂首站着十分痛心的样子。唐悲水见他这副模样只似十分力打出去的箭扎在了人家正惊鸿游龙的身法上,不痛不痒,更是着恼,却拿他油盐不进的熊样毫无办法。

他本也不善言谈,这些年唠叨不省心的师弟慢慢攒齐了一套词儿,说完便没话了,只木着脸看他。唐河抬头望他一眼,又赶紧低头继续忏悔。唐悲水无法,懒得跟他继续生气,拂袖而去。

出门前一顿,冷声叮嘱他:回堡里要么把你的面具焊回来,要么干脆别戴。

唐河赶紧把被自己改成笑脸的独当一面摘下来背手收在身后。态度十足恭谨可靠。

我年下大约也要回去一趟。

唐悲水背对他说道:年后应不再回这里了,上头有意将我安排在王谷主手下做事。

唐河细不可见地动了一下。

若是去了便从十阶起步,师父透与我说是到一位新晋的魔尊营里,不是穆则帕尔,你大可安心。

师哥哪里话……爱染明王大人同我这等籍籍无名的江湖小辈有什么干系,何来安心之说。

爱染明王……

唐悲水摇摇头,推门走了。


TBC

*梅花卫:化用自影视剧《神探狄仁杰》系列中武皇私设特务机构,梅花内卫。

评论(24)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