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艳

敝姓炎,单名泱。

【明唐】二流人物(三)

(玛德失策了,本以为能截到正牌猫出场,结果EX猫的戏份超了TAT)



对于唐悲水来说比被截了单更不痛快的事是亲眼目睹了这样可怕同行的存在,而对于唐河来说,穆则帕尔的出现重塑了他对暗杀之术、甚至是对这个江湖的理解。

他从不知道暗杀可以是方寸之间的事,就像他从不知道刺客是可以穿白衣裳的。穆则帕尔和他所知道的刺客应该有的模样截然不同,他克制不了自己对这钟反差的向往。

 

关于穆则帕尔的事情并不难查,因为他实在太不低调了。

他平生只对两件事情感兴趣,一件是杀人,一件是御人。

穆则帕尔从出道到出名,和他从无败绩的嚣张煞气一并广为人知的,是他大张艳帜的情爱之事。

一个出必见血却纵情声色的刺客。

 

唐河在时花楼里见到他,依然是雪白扎眼的明教制式服装,番红的长发逶迤流淌过许多支脂玉般的藕臂葇荑。花娘拈起一粒莹红剔透的葡萄轻轻柔柔送至唇边,穆则帕尔微微启口噙住,玛瑙一样的果实只将将陪衬了丰润的唇珠。

 

中原吃到的葡萄,便远远不及家乡的味道。

湛蓝的眼轻曼移向唐河的位置,穆则帕尔唇齿间沾着葡萄美酒醉人的芬芳香气,用他那种带着浓重异域风情的缓语轻言说道:

听闻蜀地有天府之国的美誉,田肥物丰且美人如云,想来只有甘美良食方能养育这样一方宝地,那经蜀中唐郎之手的葡萄想必也是沁甜入腑的。

 

唐河觉得自己应该是被冒犯了,却稀里糊涂地走上前去纠正他,蜀人嗜辛辣味,而唐门人手上是带毒的。

 

辛辣?我也喜欢。

穆则帕尔从温柔乡中坐起身来,挥手遣散了一众莺燕。

辛味美人,最是相配。

 

被穆则帕尔按倒在贵妃榻上唐河才想起此事已经大为出格。然无从抵抗,从他望进那泓湛色如洗的眸子时就已注定了溺毙其中的下场。

事后唐河问穆则帕尔为什么。

 

穆则帕尔反问道,你为什么来找我。

 

唐河如实答曰,因为你不同。

 

哪里不同?

 

你的暗杀路数与我们不同。

唐河认真说道:唐门人从不近身作战,永远穿暗色衣裳,我以为全天下的刺客都应该是这样。

 

那你可要失望了。

穆则帕尔大笑,说明教人人穿白衣,弯刀只有贴着血肉才有生命。

 

那你也是他们中最特殊的一个。

唐河很笃定。

 

这倒是。穆则帕尔坦然接受,眸底铺满不可一世的嚣肆气焰。唐河后来才知道,穆则帕尔在维语中的意思就是常胜的、必胜的。

你不是问我为什么,因为你也是不同的。

 

我……?

唐河一怔,不知道自己有什么殊异之处。他不过一个未出师的唐门弟子,全力的唐悲水在穆则帕尔面前尚不够看,更何况他。

 

我第一次见到面具会笑的唐门弟子。

穆则帕尔把玩着唐河的鬼面,眼窝的形状改成了弯月。他将面具比到唐河的侧脸上仔细看了看,恍然。

原来你长了一对笑着的眼睛。

 

 

面具啪的掉在地上,唐河从回忆中抽出身来,捡起面具摩挲着。他点的酸梅茶早已冷透了,配上这段往事倒是正正好。

五年前穆则帕尔入恶人谷,不过三载已是王遗风手下最得力的魔尊之一。抛去刺客身份后行事愈加张致放荡,被称为“爱染明王”。

 

爱染*,是迷恋色、声、香、味、触、法,表贪爱。

贪爱过度,像被染过色的东西,洗不脱。

穆则帕尔这些年杀过的人与欢好过的人几乎同样多。世人皆知恶人谷的明王大人单骑直下南屏连斩六位天丞生俘一名天骄的壮举,却也知道返程未至昆仑他已将那位武林天骄玩弄致死的可怖艳闻。

 

爱染明王本为密宗明王之一,视众生爱欲与苦恼为菩提智慧,希望众生由爱欲中觉悟。

唐河想,到了他这里却反其道而行之了。

 

他想着要给唐悲水再多说道几句,让他入了谷千万堤防这人别不留神也被玩死了。这念头若让唐悲水获悉只怕要气得七窍生烟。

唐河正自构思着,一只机关猪信使转着发条吭哧吭哧驶到他脚下。取信一看乐了,是从雁门远道而来。

 

 

TBC

*爱染明王:相关取自佛教密宗资百科资料。

评论(21)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