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艳

敝姓炎,单名泱。

【明唐】二流人物(五)



薛翎沉着脸态度未明,面前的人甚是不自在,然刚有一个动势就见陌刀横了过来,吓得不敢再动,哭丧着脸道:这位将军,在下当真不是细作。

 

事情还要从方才唐河等在下面时说起。他听到不同于薛翎的脚步传来便起了戒备,没成想来人是个热心肠,以为他被困在石壁缝隙里不得动弹,不由分说便拉了下来。

但不管怎么说,薛翎的试炼是黄了。

 

来人是名明教弟子,苍云驻地之内虽不完全限流,但通常也不会有外派人摸到这里来。薛翎不敢大意,拿出提奸审犯的气势骇住了对方,得知此人名叫萨比尔,近日关东一带盗宝贼频繁出没,掀起了一波寻踪斗宝贼的浪潮;然宝贼多窟,窟内多驯有镇宝异人妖兽,对大多武林人士来说难凭一己之力与之抗衡。萨比尔此次受友人之约不远千里从大漠赶来,为其寻宝斗贼助阵,事成之后本应折返,却因友人起哄转道雁门;入了广武城听闻军中兴起轻功试炼,几人皆自恃轻功上乘便要一试,只他觉得为此闯入军中重地实为不妥,便待在城中等待,哪知久等友人未归只得硬着头皮前去寻找,没成想苍云堡内构架精密机关重重,千回百转间不觉已迷失方向,撞上唐河只道是与自己落得了同样境地。

薛翎思忖片刻道,却未曾见过你所提及的那班前来试炼的友人。

 

萨比尔想了想问薛翎这试炼难易如何。

 

薛翎与唐河对视一眼,略微有些尴尬。萨比尔懊恼道,若是果真通过不易,想必那群人已然溜了。

唐河奇了,不是他们提出要来试炼,怎通不过还不敢教你知道似的。

 

萨比尔苦闷解释,起先转道雁门是因着他一如既往向他们传播教义,被友人们打岔说不能总囿于黄沙大漠那一片地方,要多开拓开拓眼界;他心中如明镜一般知是对方对其教义信仰不以为意,但也不便拂了大家兴致,等来到之后却不愿跟着一同轻入军中重地并劝他们也不要前往,未果,只是朋友们牛都吹出去了,到头来过不得试炼回来免不了被他一顿说教,这才选择溜了也未可知。

 

薛翎一听此人像是个明教忠实信徒头都大了。为将者胸中自有坚守,他平日最是受不了那些神神叨叨的宗教法门。眼前这明教弟子不像作假,他反复查看了他的随身文牒与明教令牌,确定皆无问题,终于放下心来,收了刀盾不再为难。

唐河倒觉得有趣极了。他还是头一回见心性如此纯良质朴的明教弟子,听闻朋友有难千里迢迢来到中原相助,虽信道不同被揶揄了也不见生气。

 

萨比尔小心地收好了自己的文牒与牌令,试探询问自己可否离去。薛翎被这横生一节搅的也失了继续试炼的劲头,便带着他们出去了。

 

重新站回露天地儿里萨比尔显得快活不少。此时外头又飘起了雪花,六角晶莹自天幕落下,是大漠罕见的景象,即便来中原数次也甚是稀罕。萨比尔真诚赞道,中原地大,着实尽览天下奇景。

 

而这中原万里河山如画皆是无数将士舍身守卫的。薛翎听他赞叹自然心中骄傲,也尽显李唐王朝大度之气,夸耀一番华夏盛景,而后拍了拍唐河的肩膀说我这位兄弟这些年游历大江南北,左右也是无事不如同外邦客人好好叙些奇闻异事。

恰逢亲兵来寻,薛翎交待了唐河便随之回营处理军务。唐河无奈,一转头正见这外族人正抬首张眼看雪落的轨线。见他目光过来,萨比尔赶忙友好一笑。片片雪花沾在卷翘的淡金睫羽,上下一碰便碎了,徒留点点湿意氤氲得那双蓝眸,海一般幽邃深远。

 

与久别记忆中,曾与唐河一同在华山之巅并肩看青山白头之人,不谋而合。

 

 

TBC

 


评论(22)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