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艳

敝姓炎,单名泱。

【明唐】二流人物(七)



唐河一怔,转而心中闷笑。初时还不觉得,但越是接触越是发现,萨比尔对明尊的崇拜远超他所认知的任何明教弟子。

他出身唐门,并无什么特殊信仰。从记事起只知师命不可违,后来知道师父上面还有各长老,长老之上是门主,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人愿意去相信一个并不真实存在的力量,并将其视作指引自己前行的方向。

他也曾在洛道一带见识过狂热的红衣教徒,如果说他们是被教中种种故弄玄虚的术法手段所惑也情有可原,但相比之下,明教弟子所信仰的明尊却显得缥缈了。

 

萨比尔见他不语,拉住辔头停下来。唐河“吁”了一声,回转过来望着他。

 

小唐兄一定也对我教教义不以为意吧。

 

岂敢岂敢。唐河笑着摆手,贵教教义宏深渊博,远非我一介俗人所能参悟,只是……

只是浮生羁旅,命相连自己都无从掌控,明尊又从何指引?

 

不是这样的。

萨比尔轻声说,不是这样的,依托终生解脱门,普愿离诸生死苦;明尊知道我们经历过什么,才会指往去向。

 

哦?那便请萨比尔兄做一回我与明尊之间的使者,将往昔所历与未来所向,指点与我这看不透的迷津人罢。

唐河歪过头笑了,鬼面上弯弯笑眼与露在外面那只如出一辙。

 

萨比尔望着那张会笑的面具,郑重地点了点头:如此,便要和小唐兄同行一程了。

 

二人原本应在龙门分道,这样一来只得继续同行。唐河无事,便问萨比尔作何打算,没曾想那人是个和自己一样不上进的,直说要返回明教继续在教中做内勤,还热情邀请唐河与他一并前往大漠。

他哪里知道唐河这些年视西域为伤心之地,是万不可踏入一步的。唐河尴尬婉拒,转移话题说年节将至,中原各地都很热闹,何不趁此机会邀你兄弟一同前往西京或是东都乐享欢庆,改善改善关系呢。

 

萨比尔犹豫了一下,显然也是多年未曾与这位亲兄弟共度佳节,唐河一眼看穿他心中牵挂,却又有些怯意,便循循善诱道:过年讲究一家人和乐团圆,想来在西域也是这个道理……

 

——胞弟……如今倒未留在大漠,数年之前已来中原游历,现今…应在恶人谷任职。

 

唐河大喜。方才还在为唐悲水要入谷而担忧,眼下正是一个大好机会提前去恶人谷替他探探状况。于是费了番口舌终于打消萨比尔心中胆怯,只是看他仍显得有些踌躇,对即将探访多年未见的兄弟一事很是紧张,于是安抚他说也不急于一时,我们大可一路慢慢闲游过去,你在路上好好想想见到兄弟何种说辞,等到了地方自然就不慌了。

 

萨比尔这才稍微平复了些。二人悠闲上路,为给萨比尔多留点空闲,唐河特意中转昆仑一站。比之华山雁门苍茫雪海,昆仑奇景在于冰河封川。两人从长乐坊歇脚,置下鹿肉白鱼馕饼等饮食若干,唐河又额外备了几斤烧酒,方启程横穿百里冰原。

他们不赶脚程,行至日落便在野宿下。唐河懂得垒冰筑屋,看的萨比尔一愣一愣;待建好了简陋冰屋他招呼那大个子西域人进来歇下,分他一只酒囊,笑道:在这冰天雪地里少不得烈酒暖身,你且尝尝喝不喝的惯。

 

萨比尔拔了塞子便被那刺鼻辛气顶得够呛,在唐河鼓励的眼神下试探着倒了一点下口,辣的呲牙咧嘴,直说中原的酒好生霸道。

 

唐河哈哈大笑,仰头灌一大口下肚,只觉肚腑都暖烘上来。萨比尔见他喝得豪迈只得一口一口也跟着喝起来,不多时便有些上头,蓝眸蒙蒙,嘴里的话也多了。

他吃着白鱼跟唐河讲西域风物。大漠少水,连带水产一类都是罕物,向来制成干货享用,烹调手法极其单一;往生涧附近有个中原来的厨子会做一道西湖醋鱼,他们实在嘴馋便去求那位大师傅开开小灶一解口腹之欲,那滋味真是教人流连忘返,连圣女身边的猫儿都会循着味成群结队找过来,扒着他们的靴筒喵喵求食。

 

唐河见他恁大个人却一副贪食的馋猫样,只差不能舔舔爪子,想起自己喂在御堂后头的竹熊,每回拎着笋桶去也是这般模样,脑中刻画出萨比尔弯着高大的身子挤在灶边和师兄弟们呼噜呼噜哄抢一盘醋鱼、衣摆上挂着一串毛球的景象,不禁觉得分外可爱。看他有些醉了便玩笑着伸手摸了摸他的发顶,说既然喜欢西湖醋鱼,来日我们便去西湖吃地道的,我在藏剑有个朋友,他家厨子烧的醋鱼和龙井虾仁最是叫绝,下回带你去尝尝。

 

萨比尔欣然,蓝眼亮晶晶望着他满怀期冀。那眼神看得人心里都柔和起来,唐河忍不住轻轻揉乱了他褐色长发,对他道就这么说定了。

 

萨比尔认真点头,看唐河仰头又灌了一口酒,自己手中酒囊还剩大半难以消耗,于是悄悄推到他手边。唐河瞥见也不做声心里闷笑,只待一会把他的也解决了。萨比尔终于把麻烦甩掉心里松了口气,从腰间摸出一个小小的牛皮袋子,掏出什么东西趁唐河放下酒囊投了一颗到他嘴里。

唐河下意识衔住,萨比尔自己拿出一把倒在嘴里,笑眯眯说放心吃,没有毒的。

 

唐河用舌尖抵住那东西,枣核大小满是褶皱,咬开时口中溢满酸甜滋味。

是葡萄果干。萨比尔说,我从家里带的,来中原没见有卖,你们这里的葡萄不够甜,吃点这个能让我想起大漠的月亮。

 

你们这里的葡萄,不够甜。

 

八年前的穆则帕尔将唇瓣沾染的珍果佳酿印在唐河唇上,温柔笑了:

跟我回大漠,那里有更甜的葡萄,更香的美酒,还有更圆更好的月亮。

 

 

TBC

评论(19)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