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艳

敝姓炎,单名泱。

【明唐】二流人物(十)

 

 

恶人谷,酒池峡。

 

穆则帕尔帐中情境倒与他本人做派不同。唐河本以为即便没有妖童媛女如云围伺也该是一片靡靡之象,没曾想里面不仅不设内侍,陈列摆设也规规矩矩并无丝毫旖丽。正中一主座下设六张客座,西面摆着一幅中原地形图,倒是一副恪尽职守的模样。

 

坐。

穆则帕尔在主位上随意一挥手,唐河与萨比尔对视一眼,在一边客座上坐定。

 

八年不见,你长大了。

穆则帕尔支着扶手笑望唐河:当日你不辞而别后便再无音讯,原来是另觅良人。只是小河,并非他是兄长就能强于我,良禽尚择木而栖,你这抉择着实不高明。

 

萨比尔脸微微涨红,辩道:不是……你不要乱说,我同小唐近日才相识……

 

哦?

穆则帕尔将目光移到他身上,懒散开口:这倒有意思了,若说他是来找我鸳梦重温,你是来做什么的?

 

哪个来找你鸳梦重温。唐河心中暗骂一句,我要知道他兄弟是你死活不会走这一趟……你们哪里像兄弟,简直防不胜防。

但看萨比尔倒是真呛不过他这厉害兄弟,唐河又好气又好笑,不由得帮一句嘴:明王折煞小人了,本是陪友人前来探亲,没料想探的正是明王;早知道小人也不至于两手空空前来拜会,经年未见总也要备齐礼数。

 

怎么这么客气了,你我之间还需这般虚情假意……再者说小河你不是把自己送来了么。

 

饶是萨比尔再后知后觉,也听清了弟弟话里话外的意思。眼前这两人显然不只是故友重逢,弟弟在中原闯荡多年声名在外,行事作风总有一星半点能传到他耳朵里头。

穆则帕尔居高临下睨着兄长震惊后怅然若失的神情,哼了一声:这么多年你终于做了头一件出息事,会同我抢东西了。

 

这话说的下首两人脸上都不好看。萨比尔定了定心神,抬头道:我确是不知你与小唐曾有旧事在前……但看你意思你二人多年前便已无往来,我现在追求小唐当然情理俱合。

说罢他起身站到唐河面前,唐河抬头怔怔看他,萨比尔遭了一顿嘲弄脸上红晕未消,隆冬时节额角硬是悄悄冒了一层细密汗珠,言辞却坚定毅然:小唐,我还是刚才那句话,此行前来中原便是明尊指引教我能遇见你,我想帮你解除心结,陪你继续同行,只盼你能给我这个机会。

 

穆则帕尔鼓起了掌,眉眼间笑意却渐凉:我的好阿卡愈发硬气起来了,那不如这样,我们公平竞争,咱们大漠男儿何不以刀较量,看是明尊能佑你,还是这双弯刀能助我。

萨比尔喉间轻轻一动,站直了身体。唐河头一回见他摸上了背后那对不曾拿下仿若衣饰的弯刀。

 

……若你执意如此,我便尽我所能。

 

唐河起身急要制止,穆则帕尔却在上面放声大笑起来:你真以为精通大圣明尊法便可身化琉璃而不灭吗?阿卡,我最烦不过你的愚信。

 

显化妙法无尽藏,明尊肉身琉璃相。

萨比尔低声道:你从小对大圣明尊法就不屑一顾,总有一日要吃亏的。

 

但这轮不到你来提点我。穆则帕尔冷声道:我眼下还没有弑兄的念头,你大可放心。

唐河终于插了一句嘴:二位明王,你们是个顶个的英雄豪杰,还是放过小人吧。

 

小唐!

萨比尔手足无措叫了他一声,蓝眼睛里头盛着粼粼的波光。唐河拒绝不了那双眼睛,低声道:事情来得突然,你容我……仔细想想。

 

萨比尔望着他点点头,唐河一笑,帮他将颊畔滑落的一滴汗珠揩去,转而对上位立着的穆则帕尔一抱拳:此来叨扰明王实非本意,就此告辞了。

 

慢着。

穆则帕尔缓缓坐了回去,好整以暇道:我听闻,近日谷中要到一位新人。王谷主对他甚为嘉赏,许诺一来便给予摧星邪尊之位……那名字我听着极为耳熟,今日见了你方才想起,是那年被我截了一单的你的师哥吧?

 

唐河眸中一紧。

 

既是师兄弟想来有许多共通之处。穆则帕尔歪头望着他,不知在……

 

……明王好记性,正是小人师兄。唐河出言打断:承蒙明王厚爱,小人斗胆欲在谷中多留几日与师哥一见。

 

如此甚好,多年不见,你我也应当互诉一番。

穆则帕尔向椅背一靠,半棱前襟微微上扬,大片精实胸膛一览无余;恍然有晶光一闪而过,唐河逐亮看去不禁怔住。

 

穆则帕尔随着他目光微微垂眸看向胸前闪光处,唇边勾笑:这便可信了,八年来我无时无刻不念及你。

 

 

那是一枚小小的环,穿在穆则帕尔右边乳上。

环本一式一双,分做金银两只。穆则帕尔胸前这只是金色,环上吊着一瓣细小坠饰,镌的是片竹叶模样。

随着动作盈盈轻荡。

 

 

TBC

评论(46)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