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艳

敝姓炎,单名泱。

【明唐】二流人物(十一)

 

唐悲水携堡主荐信来恶人谷报到,驾马走在三生路上猛不丁看见前方平安客栈牌匾之下,他师弟唐河坐在一只木杌子上,正冲他起劲儿挥手。

唐悲水头皮都是一炸。

 

你这是游历到恶人谷来了?

唐悲水问得咬牙切齿。

 

唐河优哉游哉与师哥同乘一骑,慢慢往烈风集里走,还不忘随口挑毛病:师哥你怎么还骑着绿螭骢,换个素月不好吗,跑的又快还好看,我见穆则帕尔现骑着一匹踏炎,风骚的一塌糊涂。

 

你还来见穆则帕尔!

唐悲水反手就是一肘子,正捣在唐河肚子上。唐河惨叫一声弯成一只虾仁,唐悲水扭过头去拽他耳朵:你不记得当时怎么回堡的是不是,别人吃一堑长一智,你怎么好了伤疤忘了疼,啊!?

 

完了完了师哥,你这么一捣可把你侄子捣掉了。

 

唐悲水眼前一黑,只想直接倒在马上让唐河气死算完。

 

唐河见他一副怒血攻心的模样,稍稍正色道:同你开玩笑呢,我是来办事的,入谷前恰好碰到了穆则帕尔……就算你有了侄子也断不会是穆则帕尔的,瞧你气的。

 

唐悲水面色稍缓,欲开口再训他两句没个正形,就听唐河接着道:……是他哥哥的。

 

唐悲水一抬腿把唐河踹下去,翻身下马。

唐河脸朝下摔到地上,爬起来见唐悲水木然把马拴好,头也不回地往旋梯走去。

 

喂师哥!我说笑的!

 

别叫我师哥,我当不起你师哥。

唐悲水平平声音传来。唐河心中大乐——

——师哥还是这么不经逗,逗起来才会格外有趣。

 

唐悲水见过谷主,拿了摧星邪尊令牌后准备告退。王遗风注视他良久,方放行:你被从众多唐门弟子中举荐出来,是看重你心性沉稳,不骄不躁,既能潜于暗翳也可溶于光影,是得唐门武学之大成;但更为重要的一点,想必你自己心中也是清楚的。

 

唐悲水垂眸。

 

恶人谷主张自在逍遥,只是若无我华夏神州,又往何处逍遥。前有恶丐带大批恶人出逃,谷中汇聚江湖顶尖高手,叛贼势力断不可能就此甘休。

王遗风望着眼前年轻唐门,目光中饱含审视。

唐门信任你,老夫便信了唐门。给你直升十阶是嘉赏,也是滚烫枷锁,必会为你引来大批目光如影随形。应该做什么、怎么做,你该明白。

 

属下明白。

唐悲水微微鞠躬:敢不尽力。

 

从谷主处离开便应再去所属魔尊帐下报到。唐悲水翻过自己的令牌,找到管辖自己的魔尊名讳,是个号称“艳腑”的,与他在师父那里听闻的一样,是个没什么名气的新晋魔尊。

唐悲水按指引前往毒皇院,找到这位艳腑魔尊的营地。

 

恶人谷地处险要,谷中焦土遍布,打眼望去皆是一片荒涸。但这处营地却奇了,不大一进院落,遍生植被且花木形状皆前所未见,不仅色泽极端艳丽更是长到难以想象的硕大无朋,一跨进院子便被一股浓郁花香和草木青腥湿气扑了满怀,仿若一步跨进南疆密林深处。

一尾尺长红蛇从他脚边嘶嘶游过,唐悲水不动声色迈过去,在屋前行礼,沉声道:唐门弟子唐悲水,前来拜见魔尊。

 

屋里骚动了一下,隐约能听到一声“哟,来了”。

紧接着一妩媚女声道:进来说话呀,在门口杵着我能看到什么。

 

唐悲水进门,绕过一扇屏风,赫然看见唐河倚在一张篾榻上冲他飞眼,旁边坐着一个高高大大的明教弟子正给他剥桔子吃,再旁边是个女子,余光里只瞥见一抹白发。

 

唐河嘴里塞着两瓣橘子四个杏仁,一开口直掉渣:师哥你报到好慢,都等你许久了。

 

唐悲水眼前又是一黑。

 

 

TBC

 

(目前双日更,下次更新本来应该是周日的,但是因为周一开学了要上课TvT所以星期天晚上先停一更我收拾收拾宿舍TvT等我周一下课回来更,么么啪><)

 

 

评论(32)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