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艳

敝姓炎,单名泱。

【明唐】二流人物(十六)

 

 

唐河真正陷入两难之中,不敢立时回去;理智告诉他绝对不能将穆则帕尔私投叛逆一事告知萨比尔,但又能瞒多久?

他想起萨比尔每夜每夜虔心祈祷的模样,心头抽痛。他既没有办法在那双眼眸注视下说谎,却也没有勇气将真相告诉他。

 

怎么办……?

 

唐悲水记忆里唐河极少有这么不知所措的样子。他这师弟看着散漫又惫懒,实则做事极有自己一套;平日见他嬉皮笑脸没正形惯了,就仿佛他永远都是那样的。

但唐河这次是真的无计可施。

 

……好端端的,他怎么会想到投狼牙?

唐悲水百思不得其解。依他看来穆则帕尔虽不能以常人是非观念衡定,却不像能自甘成为狼牙走狗。恶人谷予他人望势力,与他此刻在谷中地位截然不同,叛逆势力又能以什么为饵诱他入彀?

归根结底穆则帕尔于当今武林是外域来者,不涉政事,没有必要也不会有兴趣介入中原朝堂之争。即便善恶正邪于他而言未有分别,也该知道投叛所需承担之风险。唐悲水不信他分辨不出孰轻孰重。

 

是啊,我何曾想过他会投敌?

唐河咬牙道:是我想当然了,以为他不至于此。

只是往昔历历在目,鲜活在他心中的总是那个摘一朵雪白茶花慢慢抹去刀锋血迹的少年人,是那双不染尘杂的湛蓝瞳子,是他眉梢眼底神采张致飞扬、对他说穆则帕尔便是永无败绩。

 

究竟是因为他本就是那样的人,还是因为他一心愿他是那样的人?

 

唐河将脸深深埋进双手之中,忽然不明白自己执迷的八年时光到底为了什么。

唐悲水拉开他的双手轻声说:告诉他哥哥吧。

 

唐河抗拒地摇头,唐悲水强迫他与自己对视:你听我的,有些东西你不明白。

就像如果当年我能提早预知穆则帕尔会让你痛苦不堪,无论如何也不会放你与他私相授受。

为人兄长,总是希望能够为兄弟抵挡一切已知或未知的伤害。而蒙在鼓中毫不知情才是最伤人的事情。

 

 

萨比尔听到叩门声急忙起身,见唐河垂首立在门外,不免关切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快进来。

说罢伸手拉他进门。

 

唐河反手握住他:萨比尔,有件事情要你知道……

 

 

穆则帕尔一路暗尘往与独孤约定地点而去,不走三生路而需翻过炎狱山出谷。恶人谷中暗哨众多,为确保万无一失他始终隐匿身形,行至一处枯涸山涧却骤然一顿。

 

萨比尔为什么会在这里?

然还未等他绕道而行已被兄长突如其来的内劲强行从暗尘中拉出,暴露于天光之下。

 

你在等我?

穆则帕尔破隐未有丝毫惊慌,也没有等待兄长给出答复的意向,径自抽刀直逼面门而去:那正好。

 

唐河从背后现身,弩箭破空;穆则帕尔双刀一错将箭矢打回,同时借力前跃数尺;萨比尔硬吃下他一套前招,稳住身形运起大圣明尊法牵制拖延;明尊琉璃体下应付外家功夫游刃有余,却难应对同依托日月魂灵而生的焚影圣诀,只能尽力不让他越过自己,愈发吃力。

 

穆则帕尔唇角笑意渐扩,蓝眼荧荧如火,倒映萨比尔狼狈身影,始终不肯妥协:阿卡,你找了个好帮手。

 

不要去。萨比尔只吃力抵住穆则帕尔双刀重复道:不要去。

 

为什么不。

穆则帕尔回手击退唐河,反身再在兄长胸前补上一刀。萨比尔闷哼一声却不再退后,任由鲜血激溅上穆则帕尔脸颊:明尊不会希望你去。

 

穆则帕尔大笑,出刀愈快:少了你这个忠实教徒,明尊一定很难过——

 

——他有告诉过你吗,你的下场是什么。

 

 

TBC

 

(我再也不深夜更文了,饿的差点把键盘吃了TAT

有一点想说的是,不管是前面提到的,还是后面还会有的,关于悲水小河、大毛二毛之间的兄弟情节。可能因为本命的缘故我对“兄弟”这样的关系始终有着奇怪的执念。悲水小河是我理想中的一种兄弟关系,大毛二毛之间就有不少问题,最后还会有比较大的变动,但是无论如何我想表达的始终是“兄弟”之间的羁绊TVT而他们两两之间只是兄弟而已,真的不是双唐和双明TVT)

评论(22)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