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艳

敝姓炎,单名泱。

【明唐】二流人物(二十四)

唐悲水甩不掉穆则帕尔,奔逃途中不得不几次三番停下来缠斗,心中绝望想着莫不是要一路逃回恶人谷去?

拜这疯人所赐,他的任务已彻底黄了。所幸手头已掌握了确切的沈眠风余部势力名单,倒也算是不辱使命。

但眼下的问题是,他有没有命把那份名单送回王遗风手里。

 

穆则帕尔倒不急着伤他性命。太早玩死的话容不得那人来救;他有的是耐心跟着跑,玩到那个人出现为止。

唐悲水接了一刀被劈出几丈远,顺势化力跃起欲逃,被穆则帕尔一步流光囚在身前,直直摔落下去。

落地前的瞬间有一力将他抓走,唐悲水方踉跄站稳脚步,只见穆则帕尔眼中寒光乍现,挥刀直来,却是冲着他身后的目标而去。

唐悲水被一掌挥开,耳边破风呼啸,箭矢打在刀刃时刮出刺耳噪声,穆则帕尔竟被迫地生生止住了攻势后跃缓过那一箭的冲击。唐悲水转头看去,见一脸覆油彩假面的缁衣人单手持弩长身而立。假面无口,只有两只重彩描画的飞目。

若有千言无从述。

 

唐悲水听到有东西在自己耳边砰砰作响,一下一下砸的那么用力,震的他头晕目眩,几乎无法分辨眼前的人影是真是幻,是实是虚。

是什么东西,心吗?他是谁,为什么腔子里的东西见了他像疯了一样跳起来?

 

穆则帕尔欲拔足逼近,幻光步甫一运起便听得双叠的铁器咬合声与骨骼细微的挫响,应声而至的是脚踝一阵钻心剧痛;弯刀直插入地,穆则帕尔支刀柄勉强跪立,根本不见何时埋下的两只铁爪死死咬住双足。

 

你是……什么人……

穆则帕尔咬牙道:你的内功根本不是唐门现行武学功法,师从哪派报上名来。

 

那人不答话,未架弩机的一手无声无息燃起一支号枪;他的脸转向唐悲水,光弹直冲云霄发出一声巨响炸了开来,狼烟自上空弥漫成形,是狼牙的信号。

燃尽的号枪掉在地上,唐悲水如梦初醒,那人却消失在原地。

 

师哥——

唐悲水轻轻张口,双唇无声一张一合:唐拭风,是你吗?

 

然而没有更多时间容他在此伤怀。那号枪想是那批狼牙暗哨所有,信号一旦传出,最近的狼牙兵力会迅速集结,赶往狼烟所在处。

唐悲水惊悟,唐拭风在逼他快走。

 

他看了一眼穆则帕尔,毫不犹豫架起飞鸢往恶人谷而去。

唐拭风替他甩掉了穆则帕尔,却也同时保住了穆则帕尔不因他的叛逃而受到牵连。

狼牙援军赶到看到的会是勇追奸细却不幸反遭暗算的明王,而他这个奸细也顺利逃回恶人谷,皆大欢喜。

 

即便到了这样关头,能将他与唐河所思所虑尽数周全的,除唐拭风外别无有他。

 

 

萨比尔心中难安,唐河见他一直吞吞吐吐,心中划过一丝不祥的念头。

 

你可不要告诉我你要去狼牙大营里探视穆则帕尔。

唐河倒吸一口气:你没这么想,对吧?

 

萨比尔沉默,唐河心中呻吟了一声,觉得当前要务是先稳住这个坐立不安的兄长:好哥哥你就听我一句,师哥还在狼牙大营,至少证明他和穆则帕尔安然无事,你若贸然去了,他们是该对你以礼相待还是伙同狼牙军将你以奸细论处?

 

话音未落房门砰地被撞开,唐悲水机关翼胡乱折在身后,一步跨进来刮得到处吱呀作响,他充耳不闻,径直扑向唐河:我见到唐拭风了。

 

唐河干涩地舔了舔嘴唇:你回来的……有点突然,而且,风哥也是你师哥,你直呼其名……未免大逆不道。

 

唐悲水拔出千机匣将唐河按倒在地,厉声嘶吼:你早就知道他没死?你知道他没死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不告诉我!?

 

 

唐悲水仰进一张圈椅里身心俱疲,唐河出门找白茹拿药敷脸,萨比尔站在一旁欲言又止,不知道自己此刻该不该问。

 

让你见笑了。

唐悲水撑着额头低声道:我不是针对唐河,只是……一时……

一时情难自抑。

 

萨比尔摆摆手:没有没有,不管怎么说,这是一件好事啊。

 

唐悲水苦笑一声:好事……真是天大的好事。你想问什么?穆则帕尔吗?他不会有事,我那个师哥做事很有些考虑,穆则帕尔经此一事大约还会在狼牙军中更得人心。

 

萨比尔听他讲了经过,稍稍放下心来:上次得唐大哥相救,舍弟又给你们添了很多麻烦,我……

 

唐河喜欢你,这些就都不麻烦。

唐悲水淡淡笑了:你能把他从有穆则帕尔的过去带出来,足够让我感恩戴德。

 

我喜欢小唐,也是认真的。

萨比尔上前一步,浩瀚沧海不及眸深。他微微低了声音,言辞恳切:二师兄大人,我有一个不情之请。

 

 

TBC

评论(25)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