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艳

敝姓炎,单名泱。

【明唐】二流人物(二十八)

 

感人至深。

沈眠风鼓掌道:兄弟情真,老朽虽是一介恶人但这种事情向来不愿做绝,既然来了就一起上路,也好做个伴。

 

我们,不会一起上路的。

萨比尔垂首缓缓抚过双刀,低声道:你想动他先除掉我。

 

你疯了吗……?

穆则帕尔从齿缝中挤出一句话:还是说,你要用这种方式羞辱我、让我知道自己有多不堪一击?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萨比尔张了张口,却未发出声来。无论如何他没有办法使两个人全身而退,此刻唯一能做的,只有尽力拖住沈眠风让穆则帕尔有机会脱身。

穆则帕尔可以不要命,却宁死也不愿意对谁低头;能让他孤注一掷赌上的,只有穆则帕尔与生俱来不容人践踏的骄傲。

即便仅为这一点,他的弟弟也会被激起无限斗志、燃起难以想象的新的生机。

 

“……难道不是吗?”

 

穆则帕尔微微一愣。

萨比尔单刀支地站起身,径直走过他只留了一个背影。穆则帕尔抬着头才发现他从没注意过他这个很没用的阿卡原来长得那么高,当他站在自己前面的时候也会挡住光,把他整个拢进阴影里。

 

“你现在的样子,还需要我来说你不堪一击吗?”

 

湛清的瞳骤然缩紧。

 

“没看到我不敢碰你吗,我怕一碰你就要碎了。如你所见,我很自责,明明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有多大的本事,为什么还是放任你这么多年为所欲为,走到今天这一步。”

——我知道你的骄傲你的不服输你的争强好胜,我以你今日的锋芒为荣,我自责的只是没有从一开始跟上你的脚步,没有和你并肩同行。作为阿卡,我没有走在你的前面让你有的放矢,就是我最大的失职。

 

“有些事情,早就应该告诉你。穆则帕尔,你不知道的事情太多了。”

——这些年我慢慢明白了一些道理,应该早点讲给你听;也许你会突破现在的困境,变得更加强大,更贴近你想成为的样子。

 

“如果你想知道的话……如果你真的想知道这些年我比你强在哪里,想跟我再好好比一场,认清自己的现实,至少不能在这里倒下吧。”

——我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告诉你那些早就应该让你明白的东西,但是只要你今天能够平安离开,我想总有一天你自己也会明白。

 

“你以为你现在这样,是能帮到我,还是会做我的累赘?”

——毕竟你从小就十分聪明,论天资,阿卡大概不及你一半的一半。

 

哦?看样子你都替老夫做出决定,要放走一个了?

沈眠风桀桀笑了,饶有兴趣:你们兄弟俩说大话的本事倒是一脉传承。

 

我和他不同。

萨比尔平静道。穆则帕尔死死盯着他的背影,无法想象冷静说出这种话的兄长应该是什么样的表情。

 

萨比尔似有所感,偏转过头淡淡一笑。有风将垂在眼前的额发温柔撩起,穆则帕尔看到两眸深远的海。

浩渺无边。

 

“如果连不做累赘的能力都没有了,就当我白说了吧。想证明的话,我等你养好伤。”

——所以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穆则帕尔深深吸了一口气,将滚涌气血通通压下。

他勉力撑着刀站起来,摇摇晃晃,却还是死死盯着兄长挺拔的背影,他从没想过有朝一日要用不可一世去形容萨比尔,始料未及。

 

好,我听到你说的了,阿卡。

穆则帕尔狠狠咳出一口血沫,觉得胸中稍有舒畅,压着眉头挤出一个带着恨意的笑容:我会活下来,等你迟来多年的教诲……希望你别让我失望。

 

 

弯刀铮鸣划破长空,萨比尔听到熟悉的金链飒飒声响。

沈眠风欲出手,萨比尔比他更快,极乐一引,将沈眠风桎梏身畔不得离开。

 

他知道他的弟弟已逃出生天。

 

 

“好。”

——我知道在你心中我从来不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好阿卡。

要让你失望了,这是最后一次。

 

 

TBC

评论(36)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