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艳

敝姓炎,单名泱。

【明唐】二流人物 [番外三 · 盖世(上)]

正篇走 http://yanyangziruoshui.lofter.com/post/45d568_dfe2c57

番外一(双唐) http://yanyangziruoshui.lofter.com/post/45d568_efd1e57 

番外二 http://yanyangziruoshui.lofter.com/post/45d568_f14da83

 

 

 

[番外三·明唐]

 

 

【穆则帕尔x唐小虾】盖世

 

 

 

八月仲秋,阖家团圆。

穆则帕尔一肚子牢骚,不情不愿从恶人谷跋涉千里来到蜀中,和兄长吃一顿团圆饭。

 

 

为什么要我来唐门,而不是你们去恶人谷?

穆则帕尔大马金刀坐于主位,唐河把一壶凉茶墩到他手边,不耐道:师哥们自然是要回唐门吃团圆饭的,五个对一个,哪有你选择的余地。

 

穆则帕尔心里盘算了一下:还有一个是谁?碎风和唐悲水有孩子了?

 

为什么不是我和你哥有的?

 

因为我知道你生不出来。

穆则帕尔勾起唇角:至于唐悲水,我就不清楚了。

 

唐河向外看了一眼,确定萨比尔仍在灶房忙活便放下心来,回头对穆则帕尔冷笑一声:还真就是我和你哥的孩子,当叔叔了欢喜么?我生不出来也要看是谁不当用……再就是你刚刚的话最好腆着脸去风哥面前说,看他能不能把你射进天坑里,到时候抠都抠不出来。

 

穆则帕尔挑起了眉。萨比尔的惨叫声远远传来:小唐救命,你的蟹子都跑出来了……啊!

 

你别去拿它的钳子!

唐河急急火火跳出门去支援灶房惨案。穆则帕尔跟在后面倚着门框看那两个人满地抓蟹,直截了当拒绝了帮厨的要求:来者是客,没有让客人下厨的道理——我吃炒的,一切四,多加烧酒;蒸的记得弄醋碟,要放姜末。

 

唐河简明扼要指挥道:滚。

 

 

唐小虾放课归来,路遇大伯二伯。唐悲水就任魔尊以来时常往返唐门与恶人谷两地之间,对侄儿成长分外关注,有的时候比唐河管得还多些。唐小虾对两位伯伯向来崇敬,回答唐悲水提问的功课一丝不苟,还拿出了今日制造的机关请教不足之处。

一路回到唐河与萨比尔住处,想到今晚难得的热闹团聚,唐小虾雀跃地推开院门,一眼只望见一头醒目的番红长发;那人闻声回头,唐小虾看见一双湛蓝如洗的眼。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蓝的东西,光落在那双眼睛里,都要自惭形秽地高声尖叫着折返出来。

 

最不愿来的,来的最早。

唐悲水哼了一声:看来有些人是真闲……小虾,叫小叔叔。

 

小、叔、叔?

穆则帕尔抱胸而立:哪里小了,你可别告诉我你占的是二叔这个名号?

 

当然不是。

唐悲水脱下手甲挽了袖子到灶房帮忙,与他擦身而过时平静道:我是二伯。

 

唐悲水你有没有脸?!

穆则帕尔厉声指道:你我同年生人,你是伯伯我是叔叔?按年纪分还是按武力分,你自己选。

 

悲水生辰比你大一点,所以……

碎风笑着圆场:再说你长得显小,不是好事?

 

他再大也比阿卡要小,怎么当得上伯伯。

穆则帕尔只在跟碎风讲话时压得住火,听着倒像控诉:你们就是这么论辈的?

他瞥见唐小虾呆呆站在一边看着自己,没好气道:小鬼,你自己叫。

 

小、小叔叔……

 

穆则帕尔指骨“啪”地一响,唐小虾置若罔闻,只愣愣望着那脾气很坏模样很好的小叔叔,看得一脸傻相。

小叔叔长得和阿大有极细微的相似处,挺直的鼻和分明的脸廓,还有浓长弯卷的金睫;更多的却是不同,譬如眼角是扬的,唇峰是利的;看人时目光自上而下,生来倨傲,一举手一投足都是灼目的神采。

 

萨比尔吮着一根被蟹子夹破的手指出来,含含糊糊道:小虾去放东西,和小叔叔去把桌子拖到院里来。

 

穆则帕尔狠狠剜了一眼兄长,哀其不幸怒其不争。萨比尔吮着指头看他:在里屋,圆的那个藤桌,再拿五个凳子。

 

 

席上,穆则帕尔把蟹壳咬的咔嚓作响,看唐悲水给唐小虾布菜,唐小虾叫一声二伯他的火气就旺了一分,终于忍不住开口:小鬼……

 

唐河一筷子打到他手背上,筷子是乌木的,筷头上包了银,分量十足:有名字的,叫小虾。

 

穆则帕尔好悬没甩着手跳起来。碎风在对面探身给他满了盅酒,穆则帕尔生生压着火攥了拳,稳住声音道:小虾……小虾是吧,来,三……

 

唐悲水一本正经道:小虾,怎么能让小叔叔来找你碰杯呢,去敬小叔叔一杯梅子汁。

 

唐小虾应了,端着自己的酸梅茶来敬穆则帕尔。穆则帕尔只觉得眼睛里都要往出喷火,低头却见那孩子正仰着脸看他,眼睛是闪的、亮的,澄澈的他一眼能看清自己映在里头的模样。

这眼光有点熟悉,他却怎么也想不起是什么时候打哪儿见过。

 

有人这样看过他吗?穆则帕尔脑中兵荒马乱。没有,绝对没有。

标靶来不及看到他,眼里就没了光;手下的眼睛都是畏畏缩缩的,看着就窝囊;谷中同阶明里暗里都是算计,恨不能眼里长出刀子直捅心窝,可是他在意过谁?那些废物,不配出现在他视线里;他宁愿看些矫揉造作的,妩媚多姿的眼睛,他给他们无上极乐,享受他们眼里的痴态癫狂。

 

唐小虾举杯轻轻碰了碰那酒盅,穆则帕尔嗅到一丝梅子的酸甜气,无端觉得该和这小孩的声音一般。可实际上这孩子却未说什么祝酒词,只拿一双亮闪闪的眼睛看着他,仿佛他的模样就能下酒似的。

——可你喝的明明也不是酒,小屁娃娃。

 

穆则帕尔莫名消了火,饮满一盅,将杯底露给他看:喜欢在唐门的修行?

 

嗯!

唐小虾点头,穆则帕尔笑了一声:光这样可不够。学好了出师来恶人谷,我教你怎么克制唐门,学会了克制你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你在唐门的地界说这种话,不想走了么。

唐河幽幽道。穆则帕尔口出狂言:不是我说,在座的有谁能拦下我?

 

……我。

碎风低调地呷了口酒,穆则帕尔噎了一句,摆摆手:你不算。

 

你不承认也没有用,他就是唐门弟子。

唐悲水毫不留情戳穿了穆则帕尔的自欺欺人,转头对唐小虾道:不过小虾,这话你倒是可以听一听,外堡授予你的功夫有限,若想精益求精,少不了跟你小叔叔讨教。

 

这话同样说给你自己听,我随时奉陪。

穆则帕尔大笑,仰头又尽一盅。

 

 

TBC

 

 

 

评论(65)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