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艳

敝姓炎,单名泱。

【白阮】裙下惊喜(2017.6.1 儿童节贺)

【白阮】裙下惊喜

 

 

BY:泱

 

*毫无营养的生活流水账系列,祝袁阮小朋友节日快乐

*我们也节日快乐(。

 

 

 

 

晚饭的时候袁阮状若无意地提议道:“周末你有单子吗,没事的话去买件衣服吧。”

 

白开抽了张纸巾把手上的油擦了,然后滑开手机查了一下万年历:“这个,你现在就准备父亲节礼物是不是早点儿,还大半个月呢,一点惊喜都没有,小朋友很不走心啊。”

 

“玩儿蛋去,”袁阮眼皮子都不带抬的,专心致志地拿牙签挑田螺肉吃,“反正你那件衬衣我是洗不出来,爱买不买。”

 

“那件衬衣”指的是白开上回出活时穿的一件,洒上了鸡血回来怎么洗都有大片暗色的污渍。袁阮这厢表现得十分置身事外,白开观察了他一会儿,了然道:“好像有人要先过一个节是不是?直说呗,想要什么,亲爸爸满足你。”

 

袁阮吸溜完最后一只螺壳直接收了摊子,连带着白开还没喝完的绿豆汤碗一块敛走。白开哎了两声没夺回来,袁阮把餐具往水池里一怼,又抱着小本子回沙发上窝着:“哪那么多话,就问你买不买衣服。”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白开跟过来居高临下看着他,“原来让你出门逛个商场买个衣服都跟要拉刑场毙了似的,突然这么懂事,我老人家有点受宠若基。”

 

袁阮悄无声息咽了口唾沫,稳住了阵脚,也不抬头看他只盯着自己的屏幕,语气倒是软和了一点,“张凡给我推荐了家手工定制的店,我看了里面几个衬衣版型特好,但这种定制款得量体裁衣……你就说去不去吧。”

 

这倒出乎意料了,但确实很符合袁阮这种隔三差五突发奇想的路数。适当的仪式感提升生活的情趣与质量,比如一直被袁阮嘲讽大而无当的茶海和供蝈子修身养性的华而不实的微缩景观。高级定制的白衬衣?听起来白开在生活方式上不遗余力的渗透似乎初见成效。

 

“怎么着,这算是财政上给拨的款?”白开附身跟他额头顶着额头,袁阮往后缩了缩,不是那么理直气壮地嗯了一声,嘴上就被小咬一口。

 

“去,怎么不去。”

白开飘飘然道。

 

 

 

衣服送过来那天袁阮不在家,特意在店里待到下七点,又做了一阵的心理斗争,觉得事已至此也没啥好顾虑,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便慨然驱车回家,进门前分别给江烁和张凡发了条微信,嘱咐他们如果二十四小时之内他没有更新票圈请务必带着医疗队和爆破组来家砸门救人。

掏钥匙的时候想了想,又改成了十二小时。

 

不过等他摸进卧室的那一刻又觉得,人生自古谁无死。人生得意须尽欢。

 

 

白开坐在床边。

白开坐在他们的床边。

白开穿着一身正红的中式新娘装坐在他们的床边。

白开穿着一身正红的中式新娘装坐在他们的床边刮腿毛。

 

袁阮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口干舌燥。在此之前他从来不知道自己变态到了看一个黑不溜秋的大男人穿戴着凤冠霞帔都会骚想干的地步。这太可怕,被逮住怕是要就地枪决,没二话。

 

白开抬头对他抛了个很有风尘味儿的媚眼,技术十分娴熟,让他对此人的部分黑历史愈加深信不疑。袁阮神志不清地走过去,半跪在地开始替他,刮腿毛。

 

白开挺乐得清闲,随手把铺在一旁的缀着流苏的盖头掫过来,顶在指尖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转:“小缺给你讲之后的事情没?”

 

袁阮当前的智商根本无法理解他的任何发问。诚然,白开装成新娘子的黑历史是江烁透给他的,高档礼服定制店是张凡推荐的,打着买衬衣的幌子给他量好尺寸定做这一身行头是他自己拍板的——但是这些都已经完全不重要了。

 

“你看有些人就记吃不记打,光记着别人出洋相,不记着自己真心实意喊爸爸的样。”白开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抚摸着袁阮的发顶:“你说你干嘛要受他怂恿呢?好好活着不好吗?”

 

好好活着也许是很好,袁阮想。但他现在已经不想活了。

白开是个挺注重仪式感的人,但他们都知道永远也不可能有一个什么仪式可以让他们堂而皇之地宣誓成为彼此的唯一。这个认知原本只是一个小小的遗憾,微不足道到可以忽略不计,直到有一天他从江烁那里听说了白开过往的英雄事迹。

他才发现他没有参与过的事情比他们一起经历过的事情还要多。

 

白开在拿到衣服的那一刻脑子里确实闪过了不下两百种把袁阮弄死在床上的恶毒手段。

但是礼服盒子里飘下了一张字条。他捡起来看,是袁阮唯数不多值得称道的一手漂亮颜体。

 

袁阮在字条上说,这个过去里没有我。

 

 

 

袁阮被白开甩上床的时候脑子还是混混沌沌的。

 

白开其实很少这么急躁。他向来游刃有余,这次也许是因为袖子太长不方便,也许是因为裙摆拖拉不简洁,他显得手忙脚乱。

袁阮躺在他下面一点一点收回了神智,伸手环住了他的脖子抬头深深地吻住他。

然后一切就进入了正轨。

 

很羞耻,当白开撩开裙摆将他自下而上地贯穿时袁阮想。这比让他本人穿裙子要羞耻的多。

有什么东西是错位的,但又有什么缺失的东西被填上了。

 

所有那些过去的惊心动魄险象环生他都无权去经历,未来该当如何谁也不敢信誓旦旦打下包票。

唯有现在,此时此刻,是他唯一能够紧紧抓在手心里的东西。

 

——是痛苦与欢愉,泪水和精|液,华而不实的自尊以及大而无当的羞耻心,还有从来不必反复强调但心知肚明的,满溢的恋慕之情。

 

 

 

事后十二小时,袁阮更新了一条朋友圈:

 

←朋友圈

 

白爸爸的软软:世界上最惊喜的事情莫过于_______。

1分钟前

❤软软的白爸爸,社会你江总,秦大士,张张张张van,马善初

软软的白爸爸:你喜欢的人从裙子底下掏出比你更大的东西。

 

 

 

 

END

 

 

 

 

 

 

评论(2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