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艳

敝姓炎,单名泱。

【唐明】识丁(六)

 

主顾派出两名苗人在林地外缘接货。梁思下马,与对方交接确认,安排妥当后带那两个苗人挨个开箱验货。

许库尔同那些唐门弟子一样骑马立于一旁,看货箱一个个被打开、清点,分毫不差。梁思做这些事时明显游刃有余,却不见一丝不耐,恪尽职守。

 

许库尔是不明白的。梁思功力他曾窥得一二,远在他之上,他甚至觉得整个唐门此人应当也属上乘,且有身份背景加持,无论如何也不应该做这种押镖运货的活计。

——若是押些其他门派从唐门特制的绝密机关宝器也便罢了,不过是些批量产出的机括零件,又何须劳他大驾,亲自带队走这一遭?

 

正想着,那边验货似已结束,皆大欢喜;梁思稍稍退了一步,让那个一路上跟着做副手的低阶弟子去收取货款和佣金。

 

 

“不去看着收钱吗?”许库尔低声问道。

 

梁思已经走到他的马旁,也不上去,只牵着缰绳站在马下抬头望着许库尔,“不用我看,唐门弟子个个精明,不至于收个款子还收不利落。”

 

“可你不是……总镖头?”

 

“挂名而已。”

 

“嗯……嗯?”许库尔没有听懂,困惑疑问道,“什么……?”

 

梁思却轻轻一笑,摇了摇头,“有些事……没什么,结算时若是有款子或字据经了我的手,反倒说不清了。”

许库尔听得云里雾里。那低阶弟子似是结完款项,来找梁思过目。梁思却并不接账簿,只提了几个点让那名弟子自己挨个核对,果不其然,还真发现了一处疏漏,连忙改正过来。

 

“审好了吗,审好了我们就返程。”梁思上马,那副手弟子连连点头,正待要走,却见那两名来接货的苗人将梁思挡住。

 

“梁少爷。借一步说话。”

 

 

返程时没有货物拖累,要比来时走的快许多,但又无需急赶路,梁思便不再带他们穿雨林抄近道,反而选了一条相对宜人的路线。

旁人不知作何想法,许库尔是打心眼儿里赞成。他穿林子这些天流出了在大漠一年才能流出的汗,白天歇脚时却又不好意思同那些唐门弟子争抢水源,只在夜间大家睡下后才能清洗打理一番,很是辛苦。

 

梁思照旧选在能看到水源的地方安营扎寨。夜间分为两段,轮流替换起来守卫,梁思值第一班,与众人稍隔一段距离,在高处坐定养神。

许库尔这一夜未被排到,便待到其他人睡下,悄无声息起来,往梁思那边摸去了。

 

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是不自觉地想要接近梁思。就像现在,他还没有来得及阻止自己,人已经在梁思生的火堆旁坐下了。

 

“怎么不睡,我以为你们都很累了。”梁思听到他来,没有睁眼,只是放轻了声音。

 

“还好。”许库尔拘谨答道,“回来的路要好走很多,并不会累。”

 

“这样……那你是来陪我守夜的吗?”梁思睁开眼,饶有兴致地望着他。许库尔的脸上瞬间发起烧来,呐呐地,却并没有否认。

 

两人无言对坐了片刻,许库尔方找回一点点神智,没话找话问道:“那两个苗人同你说什么,是对货品哪里不满?”

他本是无心一问,随口拈来,却没成想梁思做不成个“无心之听”。

 

 

TBC

评论(24)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