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艳

敝姓炎,单名泱。

【唐明】识丁(十三)

 

 

许库尔回头检视,梁思看了他一眼问道,“在找什么?”

 

“没……”许库尔转回来,驱着马匹紧赶两步走在梁思身侧,“这次押货的只有我们两个,我想着要多留点心才好。”

 

梁思笑笑不置可否。许库尔并不知道这趟货物上路时并未获得任何许可——即便是一开始便支持这单生意的唐傲生亦不知晓。

换言之,这算梁思走的一趟私镖,且是一趟欺上瞒下、一旦被发现后果不堪设想的私镖。

这一点梁思未曾向许库尔提及,许库尔只以为是梁思因奉唐傲生之命要避过唐傲侠,不便声张,故而未集结更多人手。

 

二人轻装简行,脚程比之前那回快出不少。梁思只带了一口货箱,许库尔曾问过他难道苗人费尽心机只为这么一点点东西?梁思却只高妙一笑,说这些便足够了。

许库尔不疑有他。

 

途经五仙教树顶村落,许库尔自然而然要绕道扎进林子里,却被梁思拦了下来,“这次我们不穿林子,从五仙教中穿过去。”

 

“还是上次的地方吗?”

 

“正是。”

 

许库尔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我……有句话不知你近来是否听过?”

 

“嗯?”

 

“我也是偶然在唐家集听过往客商说的,”许库尔放轻了声音,“好像有一个说法是近来五仙教与天一教又不太平,而天一教得了唐门助力……这话本不该我一个外人来说的,但是……”

 

“但是你觉得还是不妥。”梁思目不斜视,淡淡道,“确是如此,唐门此时出现在苗疆,本就不是个聪明做法。有心者一旦发现,更加洗脱不清。”

 

“那又是为什么……?”

 

“既然已经无法回避瓜田李下之嫌,那我们何不敞敞亮亮教五仙弟子看看,若是他们临时起意将我们截胡,于唐门而言倒也算是功德一件。”

 

许库尔呆了呆,“那这么说的话……上次果然是天一教中人。那你呢?你又如何去看天一与五仙?”

 

“我?”梁思顿了顿,“五仙是失了先机,有些冤大头;至于别的……”

许库尔等了一会儿,没听到他补上后半截,再偷眼去看时,只见梁思瞳眸深邃晦暗,无底洞一般。

梁思这副模样并不多见,许库尔稍有诧异,只以为是自己问的不合时宜,引得他心事重重。一时有些愧疚,便只跟在后面不再多言。

 

时下唐门与五毒之间关系有些僵硬,许库尔一直很担心不避开五仙弟子会招来祸患。但从树顶村一路穿行而过,并未有太多人留意他们,仍是各忙各的。许库尔心中稍安,心想江湖传言有时说的也并不都是准的。

而梁思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心中了然,带许库尔来果真是来着了——有他明教弟子身份在旁混淆视听,五毒弟子即便看到他在此时出现在苗疆,也不会过多怀疑。

 

二人行程未有耽搁,最终到达时比预定时日足足早出一个昼夜。梁思懒得再去联络主顾来提前收货,便决定和许库尔多等一夜。

 

“怎么一直恹恹的?”夜间梁思同许库尔坐在火堆旁时忽然问道,“担心这次会不顺利?”

 

“……没。”

 

“那是又想家了?”梁思微微一笑,与他坐的稍近了些;许库尔一瞬绷直了身子,被他一只手搭上了肩头。

 

“不是……”许库尔有些泄气。梁思似是完全没有意识到几个时辰前自己的反常,总不能叫他傻呵呵道出一句“我是看你今日不高兴所以才不高兴”的吧?

但是自从那日竹屋书案前,梁思突如其来的一吻过后,两人再未如此接近过。

 

梁思察觉了许库尔的僵硬,搭在他肩头的手便向后滑了一滑,沿卷曲棕发在背后轻轻抚摸,“这些日子是不是有些吓到你了?先是盗了密房印,又听来些江湖上的碎嘴杂闻。”

 

“都……还好。”许库尔有些闷闷的。他想说这些都不及你那日不清不楚过后又若无其事的一个吻让人坐立不安,却又如鲠在喉,说不出口。

有些东西他迫不及待地想知道,但也怕知道。

 

“那为什么,就是不高兴呢?”

梁思蹙眉。许库尔未及反应,被轻轻转过脑袋,眼前火光倏而一暗,下一刻便被抵住了额。

“烦心的事我去想,你只管每日为还债发愁便足够了——我还是愿见你那副模样。”

 

 

 

TBC

评论(34)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