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艳

敝姓炎,单名泱。

【白阮】成人六一(2016.6.1 儿童节贺)

【白阮】成人六一

 

 

BY:泱

 

*阮阮小朋友儿童节快乐啦><

*大家也儿童节快乐哟><

 

 

 

 

 

←朋友圈

 

Florist阮:

六一儿童节快到了 那些平时喜欢自称爸爸的人去哪儿了?

4分钟前

♡ 江总不缺钙,马善初,张张张张van,♦3

江总不缺钙:@软软的白爸爸 说你呢

马善初:@软软的白爸爸 说你呢

张张张张van:爸爸去哪儿?

 

 

袁阮把手机往柜上一扔,撞出一声响才想起来心疼,但转念再一想后置镜头上回跟白开出活的时候已经不小心刮花了,也就不在乎了。

他觉着自己就不是干这个的料,白开这回出去他也没跟着。他跟江烁还不一样,那人属于一朝被蛇咬十年不能见条状物,现在哪怕条蛆都能给吓得精神错乱全面崩溃,恨不能把秦一恒栓到自个裤腰带上;袁阮实在没有这么丰富的人生资历自然没法深切体会这种心路历程,更何况白开这个物种他也拴不住,家里一共屁大块草皮,也甭异想天开着要跑马了。

 

活儿是专程找上白开的,江烁两口子表示不凑这个热闹,六月天越来越热,能少往外窜谁也不想出去折腾。雇主上门的时候白开和袁阮正吵着,袁阮已经不记得是鸡皮还是蒜毛,总之那黑货跟雇主谈妥回家拿了东西就走,袁阮也懒得问什么活,他爱干嘛干嘛,不管,也管不了——

——妈的然而并放不下心来。

 

白开走了一个礼拜,这一个礼拜屁都没放,袁阮也不知道他是死外头了还是怎么,头三天还坚持阵线你不找我我他妈也不找你,第三天晚上开始失眠,第四天多梦,第五天凌晨焦躁,半夜爬起来抽烟,天亮了开始打电话,想着就算那人刚睡下被吵醒痛骂一顿也认了,结果没想到直接是拒接。

袁阮没治了。白开这个人真的是什么都做的出来,从前吵翻了互拉黑名单也是常有的事儿,

这回高低还没把他直接踢出朋友圈,已经是谢天谢地。

 

他发朋友圈的时候还有四五分钟就到六一,身边那群人一个两个赞的倒快,都装的跟没有性|生活似的,呸,朱门酒肉臭不知饿汉子饥。

不过也没冤枉了他,他发那么一条就是卖软给白开看的——如果那人看得到的话。言下之意就是爸爸你说啥是啥你想打我屁股我都认了所以咱别装逼了看见了说个话成吗?

玛德简直人生耻辱。

 

他拿白开的马克杯给自己冲了个咖啡,然后坐回柜台后头准备通宵打游戏。回家指不定又是抽一晚上烟,在店里待着好赖还没有不慎把床单点了的风险。

玩到两点的时候有点犯困,起来上了个厕所,回来正想点个烟清醒清醒,就听到外面有弄卷帘门的动静。

他晚上在店里省电没开大灯,店门从里面象征性的插了一道外头卷帘门拉下来留了条缝也没落锁,白开为这事儿骂过他无数次,他也没在意,觉着大老爷们儿晚上坐店有啥好防的,要不是白开说太多他连里头这道都不弄。

 

袁阮这边正烦的要命,恨不能找个黑暗势力干上一架,有送上门来的自然不放过,想着不管是来撬锁偷钱还是溜门搬货的,妈的上来就是一闷棍没商量。

他抄起柜后头的棒球棍就往大门走,没走两步就傻眼,那动静他妈哪是溜门撬锁,那是从外头把他卷帘门给锁上了。

 

“卧槽白开?”袁阮顿时方了,扔了棍子往门口一扑,“你回来了?别锁门我没走啊!”

 

“我他妈知道你在里面,家里没人你要不在店里就是上臭玩牌的那儿去了,那就要打断腿了知道吗。”

 

放屁啊跟老千有毛线关系啊!等等这货居然还回了趟家那岂不是早就回来了?

“爸爸、爸爸有话好说,你把门开开……”

 

“我是没跟你好好说过是怎么的,”白开笑了声,“不愿锁门没事,爸爸帮你锁啊。”

 

“爸爸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你别锁我他妈幽闭要犯了,”袁阮在种子界被封闭空间折磨得够够的,眼下一喊嗓子都破音,“开门开门开门——!!”

 

白开听他是真怕了才把门打开。袁阮看到那张黑脸打心眼儿里想掐死他,虽然动作上有些微的偏差,没掐脖子掐的是腰,俩胳膊一块掐的。

他闻到他身上还有点尘土的气味,应该是回家马上又出来了,还没来得及洗澡换衣。难为这死洁癖。

 

白开抱着人感觉半天没有动静,偏过头一看才发现眼睛有点红。袁阮别着头不让他看,白开捏着他下巴往嘴上亲,边亲边问,“知道错了吗,还敢不敢不听爸爸话了?嗯?敢不敢了?”

 

…… ……

 

 

 

←朋友圈

 

软软的白爸爸:

跟爸爸要儿童节礼物,可以 但过几天的父亲节你要注意了 @白爸爸的软软

八小时前

♡ 马善初,张张张张van,江总不缺钙

白爸爸的软软:滚。

 

 

END

 

 

(末尾嚎一句:

渣基三复健不会说人话系列,所以有没有不嫌弃手残的pve鲸鱼?打滚各种求带TAT坐标电五四合一,躺平求各种亲友TAT)

 

评论(20)

热度(39)